(最新完结)馨宁梁其琛柴薪小说叫什么 馨宁梁其琛柴薪小说

2021-01-07 21:00

阴冥鬼夫情难禁

推荐指数:10分

馨宁梁其琛柴薪是著名作者柒泡泡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馨宁梁其琛柴薪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悬疑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心只想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我竟然被一只鬼叫老婆?这还不算完,他还是鬼界中的知名人物?当我越陷越深的时候没想到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这样的我们将何去何从,自从他的到来,我的身边小鬼出没,大鬼徘徊,出门宛如自带靶子,最糟糕的是我似乎喜欢上了这只鬼................

《阴冥鬼夫情难禁》 第十一章 惊险 免费试读

“好了,都休息休息吧。”副导演站出来开始说好话,显然是对柴薪平日里的行事有些不看好。

以为我是受到了柴薪的影响,所以才发挥失常。

“馨宁,不用担心,柴薪不敢把你怎么样的。”飞哥看我脸色不好的样子,低声说道,我是他的艺人,他自然站我这里。

  “我没事,飞哥,我去趟卫生间。”我偷偷看了一眼那个镜子,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松了一口气。

  自然,去的时候还是拉上了同组的一个演员。

  我现在是真的不敢一个人待在那里了,早知道今天就该把天天带上。

  镯子依旧没有半点的反应,和梁其琛那隐隐约约的牵绊感似乎也消失不见了,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也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

  “馨宁姐,那人也太欺负人了。”青禾跟在我身边,小声嘟囔着,她也是公司的新人,出道没有多久,走的事清纯的路线,也算是小有名气。

  “好了,声音小点,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呢。”我笑了笑,心态还是很好的,这些年受到的冷嘲热讽多了去了,不过是一些为难而已,又有什么。

  比起来那些游荡的鬼魂来,柴薪在我的眼睛里面已经是貌美如花的存在。

  我平日里面遇见厕所什么的都会下意识的避着走,或者说凡事阴气重的地方,我都不愿意接近。

  “还是你脾气好。”青禾笑了笑,然后陪着我进了厕所的门。

  我有一些的无奈,看着站在青禾肩头的那个小鬼,不知道能够说些什么。

  每个人身边其实都会跟着一两个鬼魂,越是坏事做的多,身边跟着的也就越多,似乎这些鬼魂是吸收这些人的业障而逐渐变的强大的。

青禾身边肩头蹲着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女孩子,嘴巴被缝住,似乎说不出来话来。

  以我阅鬼无数的经验而言,这个鬼没有什么杀伤力,估计是青禾习惯了在人背后翻闲话,所以才会被这种东西缠上。

  小鬼见到我面露狰狞,似乎想要咬我的样子。

  厕所没有人,我走进去,感觉到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镜子,很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才推了一个隔间进去。

  青禾看我这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轻笑出声:“姐,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我十分想要告诉她,我不仅仅相信,我还能够看见,而且有过亲密接触!

  快速的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我整理好衣物,正准备推门离开,结果却发现,厕所的们打不开了,迎接就觉得一阵阴冷的鬼气,从脑门冒起来。

  “fuck!”咒骂出声,只见到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鬼,正从隔间的上方爬过来,满身都是血,以至于爬过的地方都是血呼啦大的。

  她用手去撕扯我的头发,想要拽住我。

  已然顾不上什么干净不干净,我跌坐在地面上,想要离那个女鬼的爪子远一些,伸手操起来马桶后面水箱上的盖子,就往女鬼的胳膊上面砸。

  “我等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

  我奔溃的大叫,心里的委屈顿时一涌而出。

  我什么都没有做过,这些东西为什么死死缠着自己。

  之间女鬼笑着,目光看着我的镯子,带着几分的贪婪以及惧怕。

  我迷糊的脑袋里面突然多了一个亮点,该不会一直以来都是这种东西在吸引着这些玩意吧。

  想想也是,梁其琛都愿意待在镯子里面,那么定然是个不错的玩意。

  但是谁能够保证这女鬼拿走了镯子,不会伤害我?

  “给我!给我!”

  她开始说话,或者说是嘶吼,却因为力气太大,嘴巴也撕扯的越来越大,成功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眼珠子几乎快要爆裂出来。

  我念着梁其琛交给我的咒语,手镯隐隐约约有光芒散出,却已经没有那几日那么的刺眼了。

  女鬼的爪子被伤到,如同泼上硫酸一般,快速腐蚀。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女鬼硬生生的将那只手撕了下来,断肢在地面上蠕动着,朝着我爬过来。

  恐惧占据了大脑,我拿着水箱盖子拼命的砸着那个血淋淋的玩意。

  难道今天真的要在这里没命了吗?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是死在厕所里面,还抱着一个水箱盖?

  “吼!”

  一道白色的身影跃了进来,女鬼似乎受到了惊吓,然后哆嗦了一下。

  “天天!”我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哭腔,不是我胆小,是这画面有一些太凶残了。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吃番茄酱了。

  天天没有回应我,而是大口大口的撕扯女鬼的身体,似乎在吃什么好吃的东西。

  以至于我坐在地面上,看的有一些的失神。

  不到几分钟,原本狰狞的女鬼已经没有了气息,而她的身体,也仅仅只剩下了一半。

  “女人,你死了没有?”天天这才有功夫抬头看了我一眼,嘴边还带着从女人身上撕扯下来的肉块。

  “呕。”我没忍住,转身吐了出来。

  虽然知道那撕扯下来的不是活人的肉,但是画面还是太具有冲击力了。

  “你在做什么。”半天我才缓过来,抬手冲掉了厕所里面的秽物,脸色难看的瞅着天天。

  “鬼是通过吸收阳气和吞噬同类,来强大自己的。我是好鬼,自然不会去吸阳气。”天天理所当然的说着,趴在地板上满足的舔了舔爪子。

  经过人的提醒,我这才发现,天天身上的伤少了很多,显然这就是吞噬之后的好处了。

  “是不是只要吞噬的鬼魂多了,你就能够尽快恢复?”我一愣,想了向片场那鬼气弥漫的画面,不由咽了一下口水。

  “嗯。”天天似乎有些困,没精打采的说道。

  “那那个人该不会也是靠这种方式强大自己的吧?”我完全脑补不出来梁其琛像是野兽一样,撕扯鬼魂的样子,胃里面似乎又隐隐约约有些不舒服了。

“是。”天天看我脸色惨白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没这么残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