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极品赘婿林少言

2021-01-08 12:05

这一巴掌,让林少言愣了许久。

脸上**辣的疼,却远远比不上心里那股钻心的痛。

五年来,这是他和刘曦遥第一次肢体接触。

却是用耳光这样的形式。

他怔在原地久久失神,倒是此时的周辰,嘴角那抹笑意越发不屑。

“林少言,听到曦遥刚才的话了么,她不需要挡酒的废物。这五年你除了吃软饭,为曦遥做过一件事么?你有为她遮风挡雨的本事么?”

任由周辰如何嘲讽,林少言却始终沉默。

纵然这话说的很难听,却也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这五年来,他是外界众所周知的废物赘婿,顶着丈夫的名义,却不曾为自己的妻子分担过任何事情。

而此时,那地中海李总也是上下打量林少言,嗤笑一声,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倒插门的废物,啧啧,以顾总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怎么就非得找这么个废物来作践自己。”

这番话当即让刘曦遥脸色有些不大自然。

纵然再怎么讨厌林少言,毕竟两人的夫妻身份摆在这里。

地中海这些话也让她脸上无光,却也只得强挤出笑容,转移话题。

“李总,我们还是谈谈合作的问题。如果你能拿下泗水区的项目,希望你能跟我合作。”

闻言,地中海下意识看了眼周辰,两人交换个眼神,前者会意,咧嘴笑了笑。

“嘿嘿,这就要看顾总的诚意了。”

似是知道地中海的用意,刘曦遥咬了咬银牙。

她性子向来孤傲,何曾这样在男人面前委曲求全过。

可一想到自己和母亲曾经在家族内受到的耻辱,她唯有把希望放到泗水区的项目上,争取做出一番成绩。

想及此处,她便是直接举起酒杯,笑的无比勉强,仰头喝下。

眼看刘曦遥宛若包房公主般靠着陪酒取悦他人,林少言垂在身侧的拳头捏的嘎嘎作响。

可笑的是,他这个丈夫,却只能眼睁睁目睹着一切。

而这一切,就是因为自己如同周辰所说,没有为她遮风挡雨的本事。

几杯烈酒接连下肚后,刘曦遥更多出几分醉意,白皙脸蛋带着一抹淡淡红晕,分外诱人。

一旁的周辰看的眼睛都有些直了,连连给那地中海使眼色。

而地中海同样是被刘曦遥刹那风情所惊艳到,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笑吟吟的说道:“刘总,我看你喝的也不少。竞标会晚上才开始,我在楼上定了总统套房,不如先去房间歇一歇,顺便商量一下晚上的竞标。”

闻言,刘曦遥强忍眩晕感,摇摇头。

这桩生意固然重要,却不代表她会把自己卖掉。

“不用了李总,我自己订了房间,先失陪一会。”

“曦遥,难得李总邀请,只是去房间里坐一会,你可不能扫了李总的兴致。”

一旁的周辰各种劝说,也不忘了继续给那地中海使眼色,后者也配合的装出不满的样子,冷哼一声道:“刘总好大的架子,实话告诉你吧。以你们环亚公司现在的实力,我根本就看不上。这次要不是看在周少的面子上,我也没兴趣跟你合作”

刘曦遥脸色接连变化,越发为难。

周辰见状,嘴里更是各种劝说,甚至是借机连拉带拽,有着几分强迫意味。

纵然刘曦遥连连推搡,可论力气自然便是周辰的对手,洁白皓腕都被捏出一道红印。

正在此时,一双修长手掌突然扼住周辰手腕。

“拿开你的脏手。”

一道冷漠声音传来,周辰闻声回头,正好对上林少言那冰冷的眸子。

只见周辰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

“废物!放手。”

说完便是打算挣脱,却发现那扼住自己手腕的瘦弱手掌宛若一把铁钳,非但挣脱不得,反倒是将他腕骨捏的生疼。

“**!给少爷放手!”

周辰使出吃奶力气,正欲挣脱,林少言却毫无预兆的松开手,直接让前者摔了个**墩。

“林少言!你特么找死?!”

当众出丑让周辰气的几乎暴走,反观林少言,却直接无视,再次看向刘曦遥时,神情这才柔和下来。

“我送你上去。”

对于林少言方才的表现,刘曦遥有些意外,结婚五年来,她不曾见过前者这般强势的一面。

回过神后,刘曦遥依旧换上那副冷脸。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说完便是看向地中海,道:“抱歉李总,失陪一会,晚上的竞标会再见。”

酒店二楼,某房间内。

刘曦遥推门走进房间,转身正欲关门,却见林少言紧随其后跟了进来。

见状,刘曦遥俏脸冰冷,道:“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闻言,林少言沉默,盯着刘曦遥看了许久,方才幽然道:“你很想拿下泗水区的项目么。”

“我说过,我的事与你无关,不要忘了……”

不待刘曦遥话说完,林少言便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让爸和妈重新回到族谱上,对吗?”

似是被林少言这番话说中痛处,刘曦遥当即沉默,脸色却越发冷漠,小手紧紧攥着拳头。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一家也不会沦落至此,爸也不会郁郁而终,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还有一年,这是我对爸的承诺,一年之后,我会跟你离婚。我们刘家欠你的,已经还够了。”

这些话老早就压在刘曦遥心里,今天也是借着酒劲一吐为快。

眼看刘曦遥那略显通红的眸子,林少言眼中闪过一抹疼惜。

这五年来,他处处遭人白眼,受尽嘲讽。

可他清楚,刘曦遥承受的不比他少。

五年前,因为这桩婚事,刘曦遥一家被家族撵出家族,甚至在族谱上除名。

自那天后,所有的担子都压在刘曦遥一人身上,他不曾有过半点分担。

想及此处,林少言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

“如果我说,我会帮你拿下泗水区的项目,甚至让我们一家重回族谱,你信么。”林少言道,语气中带着一抹坚定。

闻言,刘曦遥愣了片刻,甚至有过刹那错觉,貌似林少言真的能够做到。

可回过神后,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

五年来,林少言一无是处。

“我现在没心情听你开玩笑,马上消失。”

“我只问你,想还是不想。”林少言语气笃定。

只见刘曦遥惨然一笑,道:“想又能怎么样。”

“从现在开始,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语气柔和的放下一句话后,林少言转身离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