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神品废婿

2021-01-08 21:04

然而正当他收束意念,想要获取更多时,一道强有力的灵气从后方打入,一直缓缓吸收灵力的叶天,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强劲灵力,有些猝不及防,竟是被生生地从梦境之地强制退出,并咯出斑驳血渍!

醒来之后的叶天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痕,在看到地上的血迹之后,有些愣神。

怎么是黑色的?

他抬起方才用来擦拭的手,看着上面的血迹。

黑褐色的血痂散发出腥甜气息,十分黏腻。

叶天赶紧探查身体,凭借着超人的岐黄医技,叶天明显感觉心脏周围有一股强悍的气流萦绕,紧紧地将其护住。

而那摊血迹,正是这股气流冲入时,从体内逼出的毒素。

叶天大喜,接着应用灵识探测自己的修为,已然到了筑基初期。

竟然这么快!

他有些惊了,照这个速度,突破筑基修炼金丹指日可待。

叶天将屋里的血迹擦干净,又稍微整理了一下房间,准备拿起上次在超市买的食物时,发现里面的苹果已经坏掉了。

这……

他连忙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他这一修炼竟然花了整整四天!

叶天有些无奈,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出门。

叶天一路走到母亲坟前,他伸手抚摸墓碑上母亲的照片。

慈母侯氏碑——遗子叶天泣立。

可怜的母亲,生前没能得到足够的尊重,可连死后墓碑上都没有其他的介绍。

联想到当初母亲死去时,陈芳一众人脸上嫌恶的表情,和苦苦哀求才得到这一方偏僻墓地的自己,叶天心里的恨意在沸腾。

“妈,我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叶天下了山,回到花城。却不想刚走到街上,就遇到熟人。

“怎么是你?”

见到叶天,薛磊惊了,像是白天见鬼一样瞪着叶天,满脸的不可置信。

陈家那老太婆不是说这人已经被雷家的人带走,生死未卜吗?可是眼下这人却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难道她骗了自己?

不过……

薛磊转念一想,不就是个怂包窝囊废,就算他没死又怎么样,难道自己堂堂一个薛家大少爷,还会怕他不成?

他面露鄙夷,嫌恶的看着叶天。

“你居然还敢留在花城,呵,还真是个不怕死的玩意儿。”

叶天看着他,习以为常地走过去打算直接无视薛磊。

“混账,老子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

看见叶天一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叶天,薛磊怒了,一脚踢在叶天肚子上。

叶天来不及反应,“啪嗒”一下跌坐在地上。

来往行人见到这边的动静,分分退避三舍,远远的观望着。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薛家大少爷啊,薛家家大业大,整个花城都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同薛家匹敌的。

而这位薛大少爷,更是仗着自己有钱有势,为人十分嚣张跋扈。那个穷小子也太不长眼了吧?竟然敢惹他,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薛大哥,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这个声音,叶天顿时觉得更加烦躁。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今天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好,这刚到街上脚印儿还没踏出个完整的,就同时遇到两个仇家。

“我靠,怎么又是你这个野种!你竟然还没死!”

来人正是前几天差点被叶天废掉左腿的魏晨。

他刚被司机带着从医院换完药,打算去陈家和小姨商量商量他表姐和薛家的婚事,远远见到这边围着的人群。

三米开外站着的一众路人再次吃惊,这小子什么人啊?又是薛家又是陈家,换做是别人,脑袋都掉了几回了吧!

“诶?那人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啊?嘶……

人群里不知是谁疑惑地出声,却把大伙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叶天身上。

“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陈家那个上门女婿吗?”人群里一个看起来有点派头的人讶然喊道:“有一次我去他们公司谈生意,还看到他唯唯诺诺地站在陈家老太太身边,跟个下人似的……”

接着,像是为了凸显自己“还算有些身份”一般,他有些神气的继续叫嚷着:

“我刚坐下,老太太就让他给我端茶送水,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公司的员工呢,没成想后来他不知怎的就把合同给拿错了,被老太太一顿好骂啊,什么‘陈家招你上门来不是让你吃闲饭的,这点事都干不好,没长脑子吗?’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头啊!”

“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前不久我还听人说,陈老太太为了她那条宝贝狗,把她女婿给轰了出来,他气不过,跑到郊外寻短见,被人救了下来,后来还是陈家大小姐亲自领回去的呢……”

人就是这样,明明与自己无关的事,却在以讹传讹、添油加醋一番之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当事人,目击者。

叶天听着路人真假参半的话,讽刺的笑了笑。

他拍拍身上的灰,慢腾腾地想要站起来,眼里只有几分仇恨过后余留下的悲悯。

“嗵!”的一声,薛磊再次抬脚朝叶天的胸口踹去,但没想到叶天这次却只是侧了侧身,就躲开了。

而用力过猛来不及收腿的薛磊,身形一晃,若不是被魏晨的司机及时拉住,只怕是要摔倒在地当众出丑。

他讶异的瞪着叶天,气的开始发抖,从来没有人让自己难堪,这个野种是活腻了吗?

“你还敢躲?”一边说着,一边握起拳头就要朝叶天砸去。

一旁的魏晨见此情景,连忙让身后的司机上前帮忙:“老李,拉着他别让他跑了,这个狗东西,害我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我现在看到他腿就疼!给我把他抓住,我要亲自废了他的狗腿!”

叶天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三人,微微向后屈身,眼下这种情况,他周围没有什么称手的工具,难道要当着那么多的人使用武力吗?

“住手!”

一声呵斥从人群后方响起,众人纷纷侧目而视。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我让开!”

“姐,你怎么在这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