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田园悍妻之病夫娇养

2021-01-08 21:04

她紧张地一把抱住了身边的柱子。

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冷静了一下,她再次来到门边,伸手敲敲门,然后她竖耳听着,里面真的有声音。

她突然对着里面说到:“是有人吗?”

但是还是没有说话声,她再次伸头看了一下,如果有人的话应该在床上。

再一次,她听到了声音。

她深吸了几口气,然后用袖子捂住鼻子,进了屋子里。

她进门的时候,把门打开得很大,然后速度很快地跑进去了,她想着,如果真的有什么不能见的,她立即就跑出来。

一阵风一样来到床边,她脚步还是顿了一下,然后伸头一看,床上有双眼睛看着她。

尖叫声伴随着她直接出了门。

6

如春的心跳加速,她直接跑到了大门口来,看着太阳,听着外头的声音,在之前坐的小凳子上坐下来。

吐了几口浊气,再深吸了几口气,如春把凳子挪到柱子边上,让自己靠在柱子上。

这样她能舒服好多。

坐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如春冷静下来了,她想着屋子里的那个人应该是需要她的帮助的。否则也不会制造出一些声音来。

如果是需要帮助的,她就应该去,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怎么害怕都该去的。

如春的善良促使着她一定要进去看看。

她神乐一口气,这次好像闲庭信步一般地走着。

来到之前跑出来的院子里,站到门口,她看着那扇门,还是有些胆怯的。

做了几个深呼吸,她敲了敲门,“我要进来了。”

说着就往里走去,这次直接到了床边,她惊恐地看着床上,却对上了一颗死寂一般的眸子。

“你是沈沉生?”如春惊叫地捂着嘴巴问道。

床上的人已经完全发白了的嘴巴动了动。

如春看着一动不动的被子下的男人,她突然就哭了。

一点都没有觉得里面味道有什么,直接坐到床前的踏板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哭着的如春,突然好像醒悟了一般,她两只袖子胡乱擦了一下眼泪就来到床前。

她发现味道是从床上发出来的。

转身把所有的门窗全部打开了,再次站到床前,她完全肯定床上的人就是沈沉生,虽然他现在消瘦得不成样子了,但是他的样子是刻在如春心里的,如春一眼就能认出来。

沈沉生闭着眼,如春突然想到这几天都没有人,再看沈沉生发白的唇。

看来他应该这几天都没有吃东西没有喝水。

转身看到桌子上有茶壶,她摇了摇茶壶,里面有水,她直接把壶嘴对着自己的嘴巴喝了一点,水可以。

端着茶壶坐到沈沉生的边上,“你渴了吧,先喝点水。”

沈沉生没有睁眼,但是如春把茶壶嘴对着他的嘴,他刚开始舔了一下,然后非常饥渴地喝了起来。

看到他的嘴唇上都破皮了,应该好久没有喝水了,如春的泪哗哗往下掉,掉到了沈沉生盖着的锦被上。

一茶壶的茶水就那样全部喝光了,喝完水沈沉生的红舌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你多久没有喝水了?”如春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这里躺着的竟然是沈沉生。

水喝了,她突然想着他还没有吃东西,“你饿坏了吧?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给你弄一些。”

如春说着就放下茶壶,奔跑着去了厨房。

容不得多想,她到处翻找着,发现米缸里有米。

找出盆,舀了一些米,水缸里还有水,把米洗好,再掀开锅盖,锅里也是干净的,又搞了一些水来洗了一下。

灶台后有柴有打火石,她最怕就是打火石,总是打不着。

今天她非常的用力,一下就点着了。

她没有发现的是她的双手都在颤抖。

锅里有水和米,灶里架了大柴,任由它们烧着熬着。

她在回房间的路上,突然想着,沈沉生这几天都没有吃东西没有喝水,那肯定也没有洗澡,房间才那么臭。

又回到厨房,把大锅点着,里面添了满满一锅的水。

再回到房间里,她的语气显得轻松多了。

“锅里在熬粥,我也烧了一锅水,等下你洗个热水澡吧。”

少女甜美地声音传进了沈沉生的耳朵里,好像生命开始了新的一般。

他再次睁开双眼,看着面前扎着小辫子的姑娘,几欲张嘴,最终没有说出来。

“你生病了,所以起不来吗?”如春问道。

但是没有回答。

“我要掀开被子了。”如春尝试着说。

还是没有回答。

如春胆子现在大了很多,她走上床踏板,伸手掀开被子,才掀开沈沉生的上面,她的眼泪再次唰唰地往下流。

被子底下的沈沉生被绳子紧紧捆住的!

把他的被子全部掀开,整个人都被捆着的。

所有的恶臭如春都好像没有闻到一般,她跟疯了一样,去解沈沉生身上的绳子,只是打了死结,完全解不了。

到处翻找着没有剪刀,她直接跑到厨房,找出了菜刀。

明晃晃的刀折射的影子让沈沉生睁开了眼。

他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波澜。

如春小心地把绳子弄断了,如果抽出来的话,可能会再把他弄伤。

最后她把绳子从边上全部切断。在沈沉生的**那边,很臭的味道,但是如春一点都没有在意,她心里所有的只有他现在肯定很难受。

把绳子全部解了,如春看着一点反抗都没有的沈沉生说:“我去找人来给你洗澡。”

说着就往外走去,先到厨房看了看锅里,再添加了一些柴火。

坐在灶台下的如春,眼泪又流出来了。

哭着的她还是很冷静的。

现在她即便出去的话,也找不到人来帮忙,即便找到人,看到沈沉生这样子,人家还不知道用什么眼睛来看他。

一个男人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如春经过左思右想,最终决定自己去给他清洗身子。

想到了这里,如春不得不再次给自己勇气。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的,去给一个成年男子洗身子,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喜欢了他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能跟他近距离的接触,于如春心里又是非常的高兴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