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医武狂龙

2021-01-09 06:04

第10章

次日一早,陆家老宅。

这是一处古色古香的老宅子,占地面积很大。

陆元市虽然不是九元省的省会,但是毗邻省会武元市,土地资源稀缺,用一句寸土寸金来形容亦不为过。

能在如此繁华的都市中,弄出这么大一片地方来修建老宅,可见陆家,也算得上相当有名望身份的大家族了。

而且陆元市的人都知道,陆家以医药传家,祖上出过许多名医,这一代虽然人才有些凋零,但还有一位八十高龄的国家级名医,陆老爷子坐镇陆家,暂时保得陆家不衰。

今天,陆家老宅的餐厅内,高举家宴,一个大圆桌,围满了陆家的男女老少。

陆怀德陆影香以及陈凌霄三人,也同时出席在宴会上。

一身唐装,满头白发的陆老爷子陆同远高坐上北位,眼神带着三分愤怒。

“陆怀德,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私自去给秦老爷看病,捅下这么大篓子,你可知罪!”

陆同远气得吹胡子瞪眼,他人虽然退休下来,将家族事情交给了大儿子陆怀山打理,但在陆家,他的威望还是让所有人高山仰止。

陆怀德慌张解释:“爸,当时秦家人已经找上了门,如果我们不给秦老爷看病,秦家必然会大发雷霆。我也是没办法,才先斩后奏的。”

陆同远大怒:“胡闹!秦老爷年纪比我还大,早已到了寿终正寝的年纪,你这不是故意往火坑上跳吗?”

嘿嘿......

人群中,传来一声不怀好意的冷笑。

这是一个年轻男人,比陆影香看起来大了几岁,正是陆影香大伯陆怀山的大儿子,陆家嫡长孙陆鹏飞。

“爷爷,我看三叔他们一家,是不满我爸接手了家族医药生意,而他一分钱都没捞着,所以对咱们陆家坏心在心,故意招惹的秦家。想让咱们陆家灭亡!”

哗......

陆家人群情激愤。

“陆怀德!你好狠的心肠!”

“老爷子,请您从重处罚他们一家!”

......

各种抨击,让本就沉默寡言的陆怀德,说不出半句话来,面如死灰。

眼见陆家人的愤怒被自己挑起来了,陆鹏飞更加得意,然后矛头一指,指向了陆影香和陈凌霄。

“还有他们!爷爷,各位叔伯长辈,兄弟姐妹。想必陆影香和这个陈凌霄,昨天在婚礼上的荒唐事大家都听说了吧?”

“想我堂堂陆家人,在陆元市都有头有脸。却被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将家族的脸面都丢尽了!伴娘跟着新郎跑了。”

“还有你,陈凌霄,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娶我陆家的女儿,还闹得这么荒唐,**!败类!”

“爷爷啊!陆影香一家,就是我们家族的害群之马!亡我陆家之心不死!”

陆鹏飞如同发疯的野狗,将陆影香一家人咬了个遍。

陈凌霄左眼皮微微一跳,他以前从没有接触过陆家人,没想到,还有陆鹏飞这种人。

陈凌霄回头看了看陆影香,发现她的脸色也有些发白,明显是在害怕。

拍了拍陆影香的手,陈凌霄看向陆鹏飞道:“昨天的事情,确实是我唐突了。”

“不过你们放心,我会重新为影香补上一场更为盛大的婚礼,也不会让你们陆家蒙羞。”

哈哈哈......

陆鹏飞爆发出一阵嘲弄的大笑。

“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连老婆都悔婚的人,拿什么跟我说,不会给陆家丢脸?”

“我看你也是跟我三叔他们一家合谋,故意丢我们陆家脸的吧!”

“不过陈凌霄,你们陷害我陆家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响,你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咱们陆元市,出了一位神医吧?”

听到‘神医’二字,作为医药世家的陆家人,全都爆发出了十二分的热情。

“什么神医?”陆同远问道。

他久居家中,并没听说过昨天的事情。

此刻的他,心中还在忧虑秦家人的报复,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动怒。

“嘿嘿......爷爷,天不亡我陆家。昨天,就在陆影香阴谋祸害陆家将要得逞之际,秦家来了一位旷世神医!”

“一剂药方,将秦老爷起死回生!是真正的起死回生啊!就连孙敬仁也因此跪在帝星会所门口,给那位神医道歉,整个陆元市都传遍了!”

哗......

陆家人如释重负的同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呼!

“秦老爷行将就木,怎么可能一记区区药方,起死回生,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的天啊!起死回生!神迹啊!”

“不敢想象,这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神医,连孙敬仁都吓跪了!”

......

陆家人山呼海啸般的浪潮,将那位‘神医’的名头,越捧越高。

就连陆同远也颤声唏嘘道:“想我行医那么多年,没想到在老来,居然能听到如此旷世神医的传说,可惜,没有这个荣幸见到那位神医一面啊!”

陆同远行医一辈子,对于这种能起死回生的大医家,表现出了极大的尊崇。

陆影香和陈凌霄相视一眼,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他们昨天并没有将事情给陆怀德说过,所以连陆怀德都不知道,是陈凌霄活了秦老爷。

陆影香道:“爷爷,其实,昨天是凌霄一记药方,将秦老爷起死回生的。”

嗯???

“荒唐!”

陆鹏飞对陈凌霄本就轻视,当场咆哮。

他怎么可能相信是陈凌霄所为。

“疯了吧你们!我看是你们笃定那位神医淡泊名利,不会暴露身份,所以想冒领功勋!”

“不知廉耻,还敢冒充那位神医爷爷,我建议,将陆影香逐出陆家!”

陆影香俏脸猛然变白,惊慌神色立显!

陈凌霄见状,感受到老婆的恐惧,心中的火气沛然而发:“陆鹏飞,你要欺负我的影香?”

陆鹏飞骄狂道:“欺负又怎么样!你再多嘴,就给我滚出陆家,陆影香永远也不可能和你在结婚!”

陈凌霄刚要说话,陆影香挽住陈凌霄的胳膊,娇躯颤抖:“凌霄,不要和他们争执。”

陈凌霄皱眉:“你怕他们?”

陆影香摇了摇头。

“不,我等了六年,好不容易等到了你,我不想任何人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

“我不怕陆家,我怕被家族反对,我怕失去任何钱财都换不来的,和你在一起的机会,我怕,我怕......”

说到这里,或许想到来自不易的幸福被人破坏,陆影香紧咬嘴唇,眼圈发红,泫然欲泣。

以前陆影香无欲则刚,但她现在却有了牵挂与畏惧。

陈凌霄心尖儿一抽,心疼妻子因为珍惜而委曲求全,又因为这份心疼,心中的愤怒愈发澎湃。

“好!陆影香,你们一家枉顾家族利益,还敢冒充神医,从现在起,逐出家族!”陆同远立刻下令。

“啊!”

陆怀德脸色巨变,

“不要啊爸!影香只是一时糊涂,不要逐出家门啊!”

陈凌霄终于对这个陆鹏飞忍无可忍,缓缓站起身来。

“陆鹏飞是吧?不要张口闭口就是神医爷爷,我可没有你这么狭隘愚蠢的孙子。”

“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管家的呼声。

“老爷!老爷!孙敬仁孙老,在门口求见!”

孙老?

陆同远不敢托大:“快!请他进来!”

“他在门口跪下了,进不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