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11112345668

2021-01-09 18:04

一阵疾风,殿门被打开,玉冠墨发的男人来到门口。

君祁眸色清冷地看着主仆两人,冷声道:“谁让你来的?”

虞兮拿过阿满手里的战袍,小心翼翼地递过去。

“帝君,这是我亲手所绣。”

君祁撇了一眼她手中的袍子,剑眉微簇:“你可真闲,尽做些下人的事。”

虞兮心里不由一凉,纤细的手指掐紧了衣服:“我……”

她不是闲,她是孤寂。

她本是桃止仙山一棵多出的梧桐小妖,遭逢雷劫,被君祁所救。

而后两千九百年,她都跟在他的身后。

以前不觉孤寂,可近来这几个月,她莫名觉得日子渐长,好似没有止境一般。

她心乱如麻,只得寻些事做,打发时间。

“帝君,花界琼花上神醒了!”

这时,殿内传来医仙的声音。

琼花上神……虞兮只看君祁快步进入殿内,她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大殿之内,冰棺之中,梳着云鬓的女子面色苍白,口中轻唤:“阿祁。”

虞兮恍恍惚惚从九宫殿走出来,手里拿着帝袍,望着漫山琼花,步履维艰。

原来这遍山美景,都是君祁为花界琼花上神幻化而成。

她胸口一阵闷痛,抓紧了手里的袍子。

这衣袍,她花了三四个月时间,期间手被针扎不少次,可她都不觉得痛。

但如今,她一想起花界上神的样貌,就心如刀绞。

回到仙乐宫,虞兮对着铜镜,将桃花簪插进乌黑的云鬓。

她仔细地描摹着铜镜中的样貌,这么一坐,直到夕阳隐没。

……夜色侵袭。

君祁一身华服来到仙乐宫,他看着对镜一遍遍攒花的虞兮,眼底满是不耐。

“明日你就去人间。

虞兮抬起的手僵住,她仰头望着他,红唇微张:“为何?”

“阿瑶醒了,她不喜欢见到你这张脸。

君祁语气淡淡。

虞兮眸色微颤,苦涩地望着君祁:“可我的脸,是你给我的。

多么可笑,她跟着君祁两千九百多年,如今才知道自己不过一替身罢了。

虞兮悲楚的神色一针针扎进君祁的心头,他不由心觉烦乱:“两千九百年前,本君早已打算娶阿瑶为帝妃,奈何当时上古凶兽玃如在寒渊谷乱世,幸亏阿瑶舍生相救。

“如今本君绝不会再负她。

虞兮还是第一次听君祁提及过往。

她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刺一样,上下不得。

他绝不会辜负苏瑶,所以就要辜负自己和自己腹内的孩儿?虞兮的命是君祁所救,她不敢质问,只得强忍着道:“如今我怀有麟儿,若是去人间,会不会影响他?”

“没那么娇贵。

虞兮听着他薄凉的声音,喉咙又是一涩,却不敢多言。

人间灵气稀薄,她怀得是北帝之子,怎会没影响?“早日收拾行李离开,别惹本君不快。

君祁落下最后一句话,绝尘而去。

虞兮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参拜,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滚落。

当初君祁救她,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她答应一生都跟着他,听他的话。

翌日一早。

阿满含泪送虞兮入凡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