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绝武医神

2021-01-10 12:05

“于洋?何方妖孽,没有听过啊的,哪里来的滚回去,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其中一个弟子十分不爽地说道。

于洋目光转冷,没有说话,身形一闪,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大殿之前了。

两个弟子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过去的,全部都惊悚了起来。

“哼,**,想在这里发威,他还不知道我们老祖的厉害……”

其中一个弟子正幸灾乐祸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剧烈地响声。

确切地说应该是两声巨响。

先是于洋直接轰塌了整个大殿,飞龙则补了一下,将大门给打穿了。

然后于洋再次现身,回到了门口的位置。

“你们居然敢……”

其中一个弟子惊怒不已,想要拿出自己的警告笛子,却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消失了,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了,另一边,和自己看山门的师兄也剩下了一个脑袋。

不知道什么时候,飞龙已经将他们给杀了,这惊悚地一幕直冲脑海,两个弟子已然身死。

“尊上,垃圾清理完毕!”

飞龙随意将两个人的尸体丢在了旁边,做出了请的动作。

于洋昂首挺胸,大步走进了罗连门内。

这里的动静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反应,他们迅速集结而来,无数的弟子和长老将两人围了起来,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通风。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想死吗?”

无数人的目光如刀子般聚集在于洋的身上,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于洋淡淡说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求证一件事。”

说完,于洋拿出了自己的右手,一丝黑色的邪气出现在他的手中,透露着丝丝黑暗的感觉。

这气息他们太熟悉了,有人说道:

“邪气?这不是白夜老祖专修的九天邪气吗?”

“我记得这好像是老祖用了整整三十年才炼制而成的,一百年来,一共只有三股邪气生成,只要是被邪气附体,那么每个月都会爆发一次,浑身的血脉逆流,超级痛苦。每到三五年的时期,邪气就会有一次质的飞跃,然后当宿主成年之后,便会成为老祖的傀儡!”

“你是是哦?为什么会有老祖的邪气?”

于洋将邪气再次封住,眼神渐渐冰冷起来。

“你们已经告诉我答案了,说,白夜老祖在哪里?”

“真的是不怕死啊,你以为自己是谁?想要见我们老祖,你配吗?”

“别废话,大家一次上,杀了他,拿回老祖的邪气,到时候老祖一定会大大有赏!”

在自己的地盘上找事,不灭了他灭谁。

这些人本就是一些邪修,自然不在乎什么礼节和道义,总之杀了于洋便是。

瞬间,几百个人直接将于洋给围住了,刀光剑影,各种邪恶的气息不断增长,好像随时能将于洋灭杀一般。

于洋则依旧稳如泰山,冷冷说道:

“飞龙!”

这次的语气带着一股肃杀的意味。

同意,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于洋身上传来,一众弟子仿佛看到了一个在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神魔一般,这个神魔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让他们根本生不出任何的抵抗之心。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黑影飞速袭来。

随之,是几十道黑色的爪影。

这爪影比最锋利的剑光还要恐怖,所过之处,所有东西都被分解成碎片。

“噗噗噗……”

无数到清脆的声音出来,站在前面的几十人直接被分尸了,鲜血四溅,惨不忍睹。

他们连留遗言的机会都没有,就匆忙到底,后者说他们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之后,黑色的爪影再次亮起。

每一次亮起,都有一个人倒下。

每一次人倒下,就会有一个人头掉落在于洋面前。

紧紧十秒钟的功夫,面前的弟子们已经伤亡惨重,十之不活一二。

正主没有出手,他身后的一个仆从就这么厉害,那还打个鸟?

“他不是人……”

“走,走……”

剩下的弟子立刻匆忙逃离,根本没有一个人想要留下和飞龙战斗。

开玩笑,这简直就是神龙和蚂蚁在争斗,飞龙想要弄死他们太简单了。

可惜,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黑爪从天而降,拦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轰……”

之后巨大的爪子落在了众人的头顶,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超级巨大的坑洞,直径有二十多米。

然后深陷其中的弟子们连绝望的叫声都没有发出,全部变成了碎肉。

静,无边的安静。

所有活下来的弟子们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知道这次来的是个魔头,比他们杀人还不眨眼。

同时,在不远处,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是谁?居然敢来我的地盘惹事?”

随之,一个黑影出现在飞龙面前。

周围的弟子们急忙呼救:

“老祖,杀了这个人,替是兄弟们报仇啊!”

“救命啊……”

白夜老祖,只是还有一点人形,身材不高,佝偻无比,一头白发,双目血红,更像是地狱地面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白夜老祖心如刀割。

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基业就这么毁了?

“两位贵客,不知道我何时得罪了二位,要下这么重的手呢?”

于洋淡淡说道:

“我杀人,还需要理由吗?”

“好胆儿!”

白夜老祖愤怒至极,这明显就是来找茬的,但他知道对方既然敢来就有很大的依仗,还是忍忍先。

“我来这里就是要问你,这股邪气是不是你的,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给下的邪气?”

当看到自己邪气的时候,白夜老祖面色阴沉不已:

“你是谁?”

于洋傲然说道:

“刚才说过了,于洋!”

“于洋……”

白夜老祖惊呆了:

“你不是已经被杀死了吗?怎么还会活着,这不可能。”

“你不感觉自己说的话没有重点吗?”

白夜老祖这才淡定下来,说道:

“嘿嘿,那邪气确实是我下的,你女儿的资质很好,可惜是个娃娃,所以我将邪气寄养在她的体内,当她成年之后,嘿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