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他来自地狱只手灭恶鬼谈笑斩修罗小说全文精彩全本免费阅读(林寒安洛然)

2021-01-11 18:03

饶是接待小妹受过接人待物方面的专业训练,也不免嗤之以鼻。

这就好像一个乞丐来到白宫门口,跟守卫说我要见美国总统一样!

“对不起,安董今天不在。”接待小妹想直接把林寒打发走。

林寒皱眉,但随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解释道:“我今天和他约好了,不信你可以打个电话问一下。”

接待小妹怎么会相信这人的鬼话,心想,我这一个电话打过去,恐怕明天就要下岗了!

“对不起,你再不走,我就要叫保安赶人了!”

接待小妹已经不耐烦了,开始招呼保安。

这时,她身边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一看屏幕上的电话线路,正是董事长办公室。

不敢有任何怠慢,接待小妹直接接起电话。

“喂,赵秘书,请问有何吩咐?”

她拿着电话听着,然后眼睛突然瞪大了,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寒。

“是,是,我明白了,等他到了我就把他带上去。”

挂掉电话,接待小妹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对林寒问道:“对不起先生,请问刚才您说您叫什么?”

“林寒。”林寒说道,想必刚才是安云峰派手下给前台打招呼了吧。

确认了这个名字,接待小妹诚惶诚恐,连忙道歉:“对不起,林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别见怪!”

刚才在电话里,安云峰的贴身大秘特意嘱咐,等那个林寒到了把他带到董事长办公室,并且要好好招待,不能怠慢。

谁能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是董事长贵客啊,而且她险些把董事长贵客给赶出去。

林寒摆摆手,以他的心气,怎么会为难一个前台小妹,示意无需在意,让她赶紧带路。

坐电梯到了33层,接待小妹把林寒领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一进门,林寒就看到豪华宽敞的办公室内有三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红木老板桌后面,带着金丝眼镜,眉宇间和安洛然有几分相仿,想来这就是安洛然的父亲,安云峰了。

安云峰身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毕恭毕敬,应该是安云峰的秘书。

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身材略胖,穿一身杏黄道袍,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

“你就是我女儿说的林寒?”安云峰没有架子,跟林寒握了握手。

“叔叔您好。”林寒礼貌回答。

安云峰扫了一眼林寒,见他如此年轻和这身穿着打扮,怎么着也跟道法抓鬼扯不上边吧,眼神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但这份失望却被林寒捕捉到了,也没有说什么。

“这是我的秘书,黄岐。”安云峰指了指身边的男子,然后将手伸向端坐在沙发上的道袍男子,“这位是茅山道的周北大师,乃是我们东海市有名的高人。”

林寒并不熟悉俗世的道派,礼节性点点头。

“周北大师,这位年轻人,就是我刚才我跟你提过在海边救了我女儿的林寒,听我女儿说,他也是道法高深。”安云峰介绍。

“哼,黄毛小子,能有多高明的道行!”

周北大师留着一缕山羊胡,看也不看林寒,冷哼道:“安老板,我劝你还是注意点,这个世界上有不少骗子,打着捉鬼除妖的旗号招摇撞骗,当心不要落入人家圈套。”

安云峰本来也不太相信,听到周北大师这么说,更加怀疑女儿骗了自己。

相比于林寒,他更相信周北大师,这位中年道士别看脾气不好,但他的本事是东海市上层圈子里口口相传的,乃是具有真正法力的高人。

但已经把人家林寒叫来了,总不好直接赶走。

林寒似乎看出了安云峰的疑虑,但毫不在意,自顾自地坐到了沙发上。

周北见状,心道这小子真是不识趣,敢和自己抢生意,冷然问道:“小子,你既然会道法,我且问你,你出自何门何派?”

林寒轻描淡写:“无门无派。”

周北皱眉,眯起眼睛盯着林寒,厉声道:“还敢嘴硬,既然无门无派,又是从何处学的道法!”

林寒依旧淡然:“无师自通。”

“放屁!”

周北大怒,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老道师从茅山道,十岁上山,学艺二十载,下山后在东海市历练十多年才有今日修为,而你个毛头小子敢说无师自通,不是骗子还是什么!”

“哦?”林寒淡淡看了周北大师一眼,“腐草荧光,安能与皓月争辉,茅山道不过尔尔,你修行三十年,不代表我也要修行三十年。”

闻言,周北怒目圆瞪,“大言不惭!小子,你哪来的资格评价我茅山道,还敢辱我师门,今天本道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岂不是丢了我茅山道的颜面!”

安云峰见状,连忙阻止,“道长,您消消气,不要动了真火。”

“安老板,是不本道不给你面子,而是此子太狂妄,我茅山道岂能咽下这口气!”周北大师怒道。

“误会而已,林寒,你还不快给道长道歉!”

安云峰虽然没亲眼见过周北大师出手,但听过他不少传闻,据说他道法诡异,手段神秘莫测,不然也不会在上层圈子里有偌大名声。

谁知林寒根本不为所动,仍旧悠然自得地坐着。

“好小子,你会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

说罢,周北也不管安云峰的劝阻,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符纸,上面已经用朱砂写好符箓。

只见他手指捻起符咒,口中念念有词。

下一刻,符纸怦然化作一团火焰,朝林寒打来。

见到这一幕,安云峰和黄秘书都傻眼了,这位周北大师果然不凡,能将一张符纸化作火焰,不由暗暗心惊。

现在,就算是林寒被伤到,也是他咎由自取,非要口出狂言招惹人家。

周北也得意一笑,心想这下你小子不死也要烧层皮!

谁知林寒依然泰然自若,面对迎面而来的火球,他不慌不忙地一抬手,一道真气打出,落在火球上。

真气裹挟着火焰,竟然把火球反向打回给了周北大师,而且速度更快!火势更猛!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周北猝不及防反,如果不是反应快,躲闪及时,火球就要正中他的面门,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山羊胡也被烧焦了大半。

“你!”

周北恼羞成怒,指着林寒。

“怎么,还想动手吗?”

林寒轻描淡写一句话,直接堵得这位周北大师说不出话。

刚才林寒反手打回火球的手法实在太惊心动魄,如果他没看错,刚才这小子是随手打出了一道劲气,如此说来,他最起码是炼精化气的境界,而且对真气运用十分娴熟!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那是踢到了钢板了!

他在茅山学道多年,却始终只是外门弟子,只习得了一些符箓术和捉鬼术,但依靠这些,仍然在东海市闯下了赫赫威名。

但周北知道,和茅山道真正的奥义相比,符箓术和捉鬼术只不过是小道,正真的大道乃是追求羽化成仙的最高境界。不过自己摸索多年,也只不过将将初窥炼精化气门径,始终无法迈进化气境界的大门。

而面前的小子,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然是化气宗师!

如此年轻的化气宗师,别说茅山道,整个华夏道门也找不出一个!

林寒似笑非笑看着周北大师,看他施符手法确实有几分本事,似乎能凝聚出一丝真气,但肯定未达到化气境界,不过始终只是术法小道。

见周北大师那副惊疑不定的神情,知道他看出了自己实力,当然自己原本就没想着隐瞒。这番出手不只是为了他,主要还是想震慑一下安云峰,以便为后续计划铺路。

这个效果确实达到了,安云峰此刻已经惊呆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化。

“刚才你说,我没有资格评价你们师门,现在,我有了吗?”

小说《他来自地狱只手灭恶鬼谈笑斩修罗》 第十七章 周大师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