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商界赤狼

2021-01-12 06:03

“小玲、小桦,给王明先生把钱撂在车里,事后你们再回去工作。”

刘经理显然这时候仍有些不死心,并意有所指地朝两个美女吩咐道。

“好的,经理。”两个美女纷纷以一种好听温柔地声音答道。

“那,真是多谢刘经理了。”

王明怎么不明白他是在想什么,但他对这种做法并不厌恶,人家肯为他使用这种美人计说明还是看重他。

当然,王明也并不会就因为这点看重就留下来,毕竟他有着更加远大的目标。

“王明先生,哈哈,不必多谢。你能帮我司修补这么多的系统漏洞,是我们要感谢你才对啊。”

刘经理没想到王明竟然会郑重地跟自己道谢,这顿时更让他觉得王明是个可造之材。然而,王明却不肯留下来。

原本这姓刘的经理,吩咐两个女白领帮王明把钱箱子搬到楼下去,并没有打算自己再亲自送网名下楼一趟。

然而,王明的客气跟礼貌这一刻才深深折服了他,他也亦步亦趋地跟在三人的后面。

“刘经理,还请留步,明自知已违背您的意愿,怎还能麻烦您亲自下楼送我一趟。”这时候,王明发现刘经理竟然要跟自己等人进下楼的电梯,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提醒道。

“哈哈,王明先生这是哪里话。就冲你跟我这么客气,我送你一趟也是应该的。”

刘经理听到王明语气中满是敬重自己的意思,心中更是像被拍了无数个马屁一样,顿时乐开了花。

“能得到刘经理的亲自接送,明真是倍感荣光啊,那真是多谢刘经理了。”

“王明先生真是客气了,区区下楼几步路,还是累不到人的。”刘经理一边跟王明商业互吹着,一边眼中好像还有点不舍。

两人之间顿时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依依不舍的离别情怀。

“哎,到了,就是前面那辆车。刘经理便请留步吧,咱们有空再聚。”

在这时,几个人说这话间便来到了地下车库。而王明也一眼就看到了大老远在车旁转悠的铁皮。

“铁皮,过来接一下。”

王明这时候冲着远处地铁皮招了招手,此刻他再麻烦两个美女却是有些不合适了。

自己跟刘经理慢悠悠地聊了一路,而两个美女也亦步亦趋地端着两个钱箱子跟了一路,此刻王明细心地发现了美女香肩之上的细汗。

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此刻鼻息间隐隐极速地翕动着,吃力地咬着银牙,两条接的睫毛抖闪着。

“哎,来了!”

这时候听到王明的吆喝后,铁皮立刻屁颠屁颠地,仿佛像是一个忠诚的狗腿子一样跑了上来。

“王哥。”

铁皮刚要问有什么吩咐,眼神立刻被王明身后那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深深吸引了。

“把这两个钱箱子放到后备箱里去。”

王明这时候自然也发现了铁皮,目瞪口呆一脸猪哥的模样儿,甚至眼睛紧盯着两个美女就差嘴里流一大堆哈喇流子,然后道一句真美了。

王明对此心中有些暗自好笑,当然他并没有点破,而是说话的时候刻意加重了“钱箱子”三个字。

“啊?!钱箱子!没想到这两个不起眼的铁皮疙瘩竟然这么重要,哈哈,看把两个美女累的。这么累的活让两个美女做怎么合适呢,明哥你放心吧,我肯定安安稳稳地把它们搬过去。”

这时候的铁皮脸色上,哪里还能见到先前的一脸猪哥相。此刻他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眼神中迸射着璀璨的小金星星,两只“金眼”完全放在了箱子上。

说话的片刻,他便自高奋勇地接过了两个美女手上的钱箱子。

此刻千玲跟王桦早就想要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了,两个美女在听到铁皮的话后,纷纷争先恐后地上面把手中的箱子直接摞到了铁皮的大怀抱里。

看她们那样,仿佛生怕晚一步一样。

“我去,好沉!”

铁皮两条手臂突然猝不及防地往下一坠,箱子的重量超乎他的想象。然而这更让他惊喜。

“我去,明哥这得弄了多少钱。看来我跟馒头是选择对了,明哥竟然这么简单地就弄了两箱子钱,看来跟明哥混以后吃肉少不了啊。”

一边抱着两只大铁皮箱子朝着车那边走去,铁皮心中一边暗自兴奋地打起自己的小九九来。

“呵呵。”

王明这时候看着乐得像个傻瓜一样的铁皮,那抱着箱子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满足。

他个人的兴趣爱好就那么简单,无非是挣钱,另一个就是看到追随他的人能幸福安心地工作。

“没想到王明先生,竟然还有专职司机,看来平日里生意很兴隆啊。”这时候刘经理有些羡慕地对王明祝贺道。

“哈哈,刘哥倒是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哪里什么生意兴隆,跟刘哥这互联网经理比起来,我这点又算什么?”

王明当然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若是过于对外宣扬自己多有钱多能干,那只是傻帽的行为,只能一时的兴旺。

“兄弟你也太谦虚了,谦虚点确实也是好事。”刘经理见王明对于吹捧,显得很冷静,这不由得让他再次高看了王明一眼。

之后他又继续接着说道:“王明兄弟,既然你肯叫我一声刘哥,那么必然也是拿我当兄弟对待的,我年龄虚长两岁那我就做大,厚着脸皮叫你一声兄弟了。”

刘经理此刻哈哈一笑,搓着双手,“既然是兄弟,那么肯定兄弟之间不会见外。现在哥哥有件事求你,不知道王明兄弟可愿意?”

王明骤一听到刘经理竟然有事求自己,顿时心中一惊,也怪自己之前嘴欠非要跟人家称兄道弟。

莫非这刘经理还要像块狗皮膏药黏上我不成?难道是要假借兄弟的名义再次邀请我留在这天信公司不成?

王明内心这时候暗暗打鼓起来。

若真是这样,这个刘经理倒是有些蹬鼻子上脸了。

想到这里,王明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扫而空,就连语气都有些生硬起来。

他尴尬地笑了两声,便道:“刘哥还请直言无妨,只要是兄弟能办到的我尽量帮你办,若是办不到的刘哥也请不要难为兄弟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