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棺妻嫁到

2021-01-13 06:04

余震脸色铁青的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身边的余梦萱也脸色冷漠的看着我们,身后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即便是在房间里面开着灯,其中一个依旧带着墨镜。

“呵呵,震爷果然好本事。”诸葛武笑着说道,语气沉稳,似乎事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余震冷哼一声说道:“你敢坑我余家,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吗?”

诸葛武依旧脸上带笑,嘴里自信的说道:“震爷睿智,我诸葛武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做坑害余家的事情,只不过我也有我的志向,我一直想跟随震爷,可是又没有表现的机会,迫不得已,只能用这一招,还请震爷见谅。”

诸葛武的意思很明确,不过这方式却有些简单粗暴,我转头看了看余震身边那个穿着道士服的中年男人,他的脸色果然变得有些难看。

余震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了诸葛武身边,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他走到诸葛武身边,突然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诸葛武的脸上扇了过去。

余震的动作很快,根本就看不清楚他出手,硕大的巴掌划过空气,发出一声呼啸,可见力道有多么强劲。

诸葛武不闪不躲,左手突然抬起,速度比余震还快,在余震的手即将落在诸葛武脸上的时候,手腕被诸葛武死死的扣住。

“嗯?有点本事。”余震脸色一惊,这个动作足以让余震重新审视诸葛武了,他的那一巴掌他很清楚,能躲过去的人,身手必然了得。

余震的两个保镖依旧没有任何动作,诸葛武赶紧松开了手,嘴里说道:“震爷,冒犯了。”

“哈哈,凭你这个身手,如果不是坑我的女儿,也够资格跟随在我的身边,可是现在,这点本事还不够。”余震说着转身坐回了沙发上。嘴里继续说道:“他叫司马谨,是我手下头号异士,精通命理,预测,风水,对探墓也有些研究,鬼神之术对他来说只是皮毛,你觉得你比司马谨还要厉害?”

司马谨也不说话,只是轻蔑的看着诸葛武,诸葛武呵呵一笑说道:“司马道友如果精通命理预测,余小姐也就不会出那种事情了,不是吗?”

司马谨冷笑一声说道:“我是震哥的手下,又不是贴身保护大小姐的,再说了,大小姐化险为夷,本不成劫,这种事情又岂能准确的推测出来?”

诸葛武哈哈一笑说道:“无能而已,又何必找借口。”

余震老练的笑了笑说道:“这样把,你们斗法,诸葛武,如果你能赢了司徒谨,我既往不咎,如果你输了,你们两个就把命留在这里。”

“如果你只会耍嘴皮子,那你连和我讲话的资格都没有!”司马谨听完之后精神一震,捏了一个剑指,口中念念有词,夹住那裂头鬼身上的黄符,在裂头鬼身上点了几下,那裂头鬼不再哆嗦,突然就朝着诸葛武扑了过来,刚刚迈出几步,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我的阴阳阳已经处于了启蒙状态,同样捕捉不到那裂头鬼的行踪。

诸葛武邪笑一声,身形一闪,迎着那裂头鬼冲了过去,在冲过去的途中,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口中同样念念有词:“天地玄黄,万气本根,指血亿劫,证吾神通!”

四句咒语念完,只见诸葛武突然朝前凌空一指,快速的在空气中画了一道手符,嘴里大喝一声:“三界之内,无所遁形,敕!”

“呼~~”

那原本消失的裂头鬼再次现形出来,位置就在诸葛武身前不到三米远的距离。诸葛武拇指捏着中指,一滴中指血被挤了出来,他猛的一甩,那一滴中指血飞了出去,准确的打在了那裂头鬼的眉心位置。

裂头鬼嘶吼一声,就像突然发狂的野兽一样,空洞的双眼突然变成血红色,转身就朝着原本控制它的司徒谨扑了过去。

司徒谨眉头一皱,再次捏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左躲右闪之间,符纸拍在了裂头鬼的后背,随后抽出了一把只有一寸长的桃木剑,在裂头鬼的身上画了一道剑符,随后指向了诸葛武,嘴里念道:“恶鬼恶鬼,听我号令,逼走心魔,还你公道,木剑所指,夺你阳命,不报此仇,何得超生?”

司徒谨的咒语相对来说要好理解很多,比起诸葛武来说,他的咒语带着一种蛊惑和混淆视听的性质,不过却很实用,那裂头鬼再次转向,眉心的那一滴血迅速消失,再次扑向了诸葛武。

“果然是邪道。”诸葛武冷笑一声,突然双手合十,嘴里快速的念着咒语,这次的咒语,比起周杰伦念歌词的速度还要快上很多倍,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听得清楚。

裂头鬼这次没有消失,只是刚刚跨出几步,就开始浑身颤抖,而且原本有些虚幻的魂体慢慢凝聚出来了肉身,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那裂头鬼彻底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这尸体比起魂体来要更加让人恶心,别墅的大厅之中,立刻充斥着一种令人作恶的恶臭。

“呕~~”承受能力最差的余梦萱干呕一声,险些吐了出来。余震和另外两个保镖也是眉头紧锁,他们这种人尸体见得太多了,对于这种味道,也不会过于敏感。

我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那臭味我胃里一阵翻滚。

“借魂还尸之术?”司徒谨惊讶的看着诸葛武,手中的桃木剑就像飞刀一样被他射了出去,直接插入了裂头鬼的腐尸之中,嘴里大声念到:“大愿已了,送你轮回,九泉之下,无位所归,急急如律法爆令,敕!”

“轰~~~”

那裂头鬼的尸体被桃木剑刺中之后,随着司徒谨的咒语念完,那尸体突然像炸弹一样爆炸开来,腐烂的碎肉和死血四面八方的喷了出去,整个大厅的溅的到处都是,所有人的身上,也同样有沾染。

“呕~~~”余梦萱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她站起身猛的朝着楼梯冲了过去,其余几人依旧无动于衷,我身上也有腐肉,很想和余梦萱一样上楼洗洗,但是我却不敢。

“噗!”诸葛武张嘴喷出一口内血,应该是被尸体自爆给反噬了,嘴里冷冷的问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那个鬼魂已经魂飞魄散,再无轮回的机会?”

司徒谨哈哈一笑说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能破掉你的借魂还尸之术,这说明我比你强。”

“是吗?为了证明比对方强,可以完全没有底线对吗?”诸葛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淡淡的说道,缓缓的走向了司徒谨。

司徒谨笑着说道:“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你强,放屁都有道理,你败,再多的道理都是放屁。”

“好,那就尝尝老子拳头。”诸葛武说着捏起了拳头,快步走到了司徒谨的身边,抬手一拳就朝着司徒谨的面门砸了过去。

“嘭!”司徒谨虽然懂道法,可是要说拳脚功夫,和诸葛武可完全没有可比性,这一拳,直接把司徒谨砸翻在地上,司徒谨大声的说道:“王八蛋,我们在斗法,不是和无赖一样打架斗殴。”

“是**自己说成王败寇的。”诸葛武顺势骑在了司徒谨身上,挥起拳头再次朝着司徒谨的头部砸了下去。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像无赖一样的诸葛武,心里想着这样也行?转头看了看余震,余震似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诸葛武,似乎并不担心司徒谨的安危。

下一秒,我便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余震看到自己的头号异士被打也无动于衷,因为诸葛武的第二拳还没有落下来,就被一个黑影抓住,准确的说,那只是一团人形的黑雾,看上去有些苗条,看不清楚五官。

诸葛武的手腕被那黑影扣住,丝毫动弹不得,司徒谨冷冷的说道:“我高估你了,你不知道我有守护阴魂?”

“嘭!”司徒谨话刚说完,那黑影突然一发力,抓着诸葛武的手腕一甩,直接把诸葛武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在那离我只有三四米距离的巨大的液晶电视上面,电视屏幕被撞成了碎片,诸葛武摔在了地上,嘴里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我有些惊恐的看着那个黑影,心想这下死定了,我很想扑上去对付那个黑影,但是我清楚,诸葛武都不是对手,我上去还不够别人吹口气的。

诸葛武挣扎着爬了起来,手再次捏了一个剑指,突然对着我凌空画了一道手符,嘴里念道:“黑符显命万鬼趋,急急如律令!”

我疑惑的看着诸葛武,口袋里面突然出现一阵炽热,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诸葛武这王八蛋居然在坑我,来这里之前,他给了我一道黑符,说是保命用的,可他现在说‘黑符显命万鬼趋’,不就是要拿我当诱饵的意思吗?

我转头看向司徒谨身边的那个黑影,果不其然,那黑影已经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大叫一声‘诸葛武我**大爷。’一边后退一边把手伸进了口袋,想把那黑符掏出来,可是掏出来的却是一些已经燃烧过的纸灰。

那黑影的速度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够避过的,我只是退后了几步,那黑影已经飞到了我的身边,直接把我扑倒在地上,整个魂体都压在了我的身上,浑身上下传来强烈的麻痹感,我甚至有了一种这个黑影要钻进我身体的感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