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林岩薄煜然最后结局 林岩薄煜然完结版

2021-01-13 15:00

薄总的宠妻101式

推荐指数:10分

林岩薄煜然是作者酒熙欢霓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那么林岩薄煜然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一场替嫁,却让她遇到了将她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传闻轮椅上的男人容貌尽毁、性格阴鸷,安意初次见他怕得发抖,却不曾想过这样的男人日后会成为她的守护神,让她逃离过去的一切阴霾。烈阳下,薄煜然褪去伪装,将安意抱在怀里,满脸宠溺,只有在这个他心疼得发紧的女人面前他才能放下一切,做自己。……林岩“总裁,夫人又赚了100亿!”男人的嘴角上扬,却偏偏冰冷的语气“意料之中。”

《薄总的宠妻101式》 第2章 包厢里的神秘男人 免费试读

安意回到学校,收拾了下东西便去了自己打工的会所。
镭射灯胡乱弹射的幽暗角落里,安云瑶捏着细细的高脚杯,怨恨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安意忙碌的身影。
这个该死的小野种,竟然敢联合薄家的人羞辱她,她一定要她好看!
“瞧见那个服务生了吗,你们去把她侮辱了,我每人给你们两万。”
围坐在安云瑶身边的几个人,顺着安云瑶的目光看去,在瞧见那紧俏的双腿,莹白的肌肤时,早已蠢蠢欲动。
“您就等好吧!”
安意端着托盘上了二楼,幽静的走廊上,她的脚步声异常清晰。
走了没几步,安意就觉得不对劲,她好像被人跟踪了。
但是扭过头,却没有发现身后有人。
她继续向前走着,经过一个包厢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
情急之下,安意抄起手里的托盘,照着身后狠狠地砸去。
身后传来唔的一声,跟着空气中就弥漫了铁锈味儿,抓着她的手松开了,一脱离禁锢,她拔腿就跑。
可是往前走是走廊的死角,根本没有路,两个蒙着脸的男人从包厢里走出来,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
“敢打老子!过来,臭丫头!”
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安意视线一转,看向了201包厢的门。
磨砂玻璃内是暗的,没有灯光,里面没有客人。
这家会所没有客人的包厢会上锁,可是安意没有退路了,她颤抖着手抓住了201包厢的把手,按下去……
门……开了!
几乎是不假思索,安意躲进去,关门,上锁,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身体靠在包厢门上时,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几乎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然而外面的人却并不甘心,砰砰地拍着门。
薄薄的一扇玻璃门,在重力的拍打下,震颤不已。
安意看着眼前被拍的砰砰作响的门,吓得往后躲。
这扇门万一撑不住那些人的敲打怎么办?万一他们把门拍坏怎么办?
主管看到走廊的监控视频没有?会所的保安怎么还不出现?
她紧紧地攥着拳头,颤抖着身子往后倒退,手心里沁出一层薄汗。
房间里黑漆漆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鞋子好像碰到了什么,她转过身摸索着,但膝盖撞上了什么,整个人直挺挺地栽了下去。
“唔~”
疼痛的闷哼声淹没在外面的拍门声中,身下的东西有些软和,像是沙发,沙发上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安意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用手小心翼翼地摸索着。
布料,软软的,弹弹的。
是什么?
安意好奇地又捏了两下,谁知原本软软的东西忽然间变大……
“滚出去!”
清冷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安意耳边炸开,她一下子慌了神,手指条件反射地抓紧。
耳畔似乎响起男人的闷哼声,安意才明白过来自己抓住的是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打扰您的,您就让我躲一会儿,等那些人离开,我立马出去!”
安意忐忑地讲完,屏着呼吸等待男人的回复。
但时间过去许久,男人一直没有开口讲话。
就在她以为男人拒绝的时候,男人突然问道:“你叫安意?”
听完男人的问话,安意条件反射地看向自己的胸牌,胸牌上虽然写着她的名字,可这么暗的环境下,他也能看得清她的名字吗!
“薄煜然养不起你?他的未婚妻,竟然落魄到要在夜场讨生活?”
黑暗中,男人悠悠开口,带着嘲讽,似乎还有股说不明的什么意味儿。
她听完男人的奚落,浑身都警戒起来,她不过今天刚刚确认和薄煜然的关系,安家和薄家都没有对外宣布,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已经知道了!
“你是谁?”
“我是你老公。”
安意忽然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小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你流氓!”
“你刚刚摸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男人戏谑的声音带着嘲弄。
安意窘了窘脸,只觉得包厢内的冷气实在不给力,她的脸都要烫熟了。
她一开始哪里知道那是什么,她也是第一次摸……摸男人那里,更何况,她摸他,也是她吃亏啊!
她从沙发上爬起来,往下拽了拽自己的短皮裙,这才察觉门外已经没动静了,那些人应该已经走了吧?
“在想什么?”
男人忽然出声,她小小的身子被吓得微微颤了颤,才又把视线转向男人的方向。
也许是在黑暗中待的时间太久,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她能隐约看清男人大概的体型和轮廓。
身形高大,偏瘦,再加上说话这么轻狂,长相应该不俗。
理了理思绪,她跟男人鞠了一躬。“这位先生,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很感谢你让我在这里躲了十几分钟,谢谢。”
“就这样?”
“那你还想怎样,要钱吗?”
沙发上男人动了动,黑暗中传来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
“你可以选择帮我做件事,帮我从薄煜然身边……”
安意没等男人讲完,就断然拒绝了他。
“不行!”
“我都没说要什么。”
“什么都不行,我不会给别人当枪的。”
“呵,有意思!”
空气中似乎混入了男人的笑声,听在安意的耳中却像极了嘲讽,她舔了舔唇讲道:“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找我,反正,反正你认识我是谁,但是我不会帮你拿不属于你的东西。”
“好。”
安意讲的局促,但没想到男人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她和男人讲了声再见,飞快地离开了包厢。
男人看着安意的背影,忍不住勾起薄唇。
重新锁上门后,他转身拨了个电话。
“林岩,去查一下今晚要害安意的人是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