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至尊小叔子

2021-01-15 15:05

“你可以和她们住在这里,帝少亡故的真相,我会亲自去追查!”

小区楼顶,白衣青年负手而立,毫无感情的冷漠双眸盯着前方的城市,冰凉的声音中,仿若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战神江阎手下三大将,白皇!

“你觉得,我能相信你们?”

江痕淡淡开口,他确实信不过这群人。

白尘笑了,嘴角掠起一抹弧度。

不相信他?从成为白皇的那一刻开始,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过话了!

“你是帝少的兄弟,我们有义务保护好你的安全,苏家你别再去了,那里很危险。”

“危险?”

江痕眼中露出一抹古怪笑意,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修真者外,谁人又能对他造成威胁?

就凭苏家那些古武者,还是龙护的军队?

“我知道你身手不错,应该是受过帝少的指导,但苏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暗中的势力,就算是我,也不敢小觑。”白尘冷眸闪烁得可怕。

江痕摇摇头,轻笑道:“你们怕,可是我不怕。”

说完,他也懒得解释,和这个白尘见过一面也已经够了,转身准备离开。

“你想得太容易了,像你这么去苏家,第一次能全身而退,可以说是运气,也可以说是我让人去帮你的结果,第二次的话,会出什么事,我就不敢保证了!”

白尘声音清冷,对江痕的这种态度,他心里也是微微有些不满,当初得知帝少的兄弟闯入苏家,他第一时间让龙护去保护这个江痕周全,若非如此,此刻在他身前的,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因为帝少的关系,帝少的家人和亲眷他们自然会尽全力的保护周全,但前提是,江痕需要听话!

他能保护江痕一次,却不能护他一辈子!

江痕回头瞥一眼白尘,眸子漆黑深邃:“看在你们对我大哥忠心耿耿的份上,给你一个忠告,南都的那些家伙,都想踩着你们上位,自己长点心眼!”

闻言,白尘眼眸微闪,眼中虽有一丝诧异,但他掩饰得很好。

“多谢忠告,我会的。”白尘点点头,随后话音一转:“但是,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里,这个小区很安全,就算是苏家的人,也进不来!”

江痕无奈的摇摇头:“你觉得就凭你们这些人,能拦得住我?”

虽然这些人很厉害,但那也只是在其他人眼中,对于已经筑基期的江痕来说,哪怕再来十个他们这样实力的人,他也能轻轻松松将他们打败。

“有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就有些让人不满了。”白尘淡淡的道:“等帝少葬礼过后,你才可以离开,到时候若是想加入军殿,我能给你引荐。”

“不需要!”

江痕冷声拒绝,心里不甚在意,当初他若是真的有心进军队,也不会等到现在:“我若是想走,这里的人,拦不住我。”

“你可以试试!”

白尘转身,目光冷漠。

江痕笑了,嘴角咧起一抹弧度,如果他没猜错,白皇这些军殿中的三大将,皆是即将踏入练气初期的修真者,他们的实力比起一般古武者要强悍许多。

而这些,应该都是江阎所教。

但没有人知道的是,战神江阎的那一身修为,却全都是他江痕一手指导出来的!

这么算起来,他在白尘这些三大将的面前,那就是祖师爷一般的人物!

“白皇将上,南云市柳家余孽已经全部清除,一个活口都没有剩下!”

一个黑衣女子悄无声息的来到楼顶,单膝跪地,对着白尘低头汇报。

这女子面色清冷,眼眸冰寒无比,俏脸之上杀气还未完全褪去,黑衣上也是沾染了不少血迹,显然是刚经历过一场血腥杀戮。

白尘淡淡点头:“影妃,我知道你为帝少报仇心切,但帝少亡故的真相还未查清,灭掉南云市柳家的消息,先保密。”

“是。”女子应声答道。

然后她的目光转向一旁的江痕,冷眉微皱,清冷开口:“将上,这人就是江痕?”

“对,他就是帝少的那位兄弟。”白尘不着痕迹的说道。

女子霍然起身,来到江痕对面,一双冰冷眸子盯向他的眼睛:“你既是帝少的亲兄弟,那就和他的亲眷留在这里,军殿会派人保证你们的安全!”

江痕耸耸肩,一脸玩味的问道:“我留在这里,你们呢?”

女子清冷回道:“保证了帝少亲眷的安全,我们军殿,自然是要去南都,会会苏家!”

“影妃,汐皇和夜皇应该准备好了,一会就联系他们,苏家这五年在南都发展的势力,可是远超我们的想象。”

白尘目光扫视天穹,他知道,这次就算是汇聚了军殿三大将,南都之行,依旧充满危险!

江痕淡淡瞥一眼黑衣女子,目光从她身上移开:“抱歉,我拒绝你们的安排。”

影妃微怒,眼眸更加冰冷一分。

“你想死是吧,帝少亡故的背后,不知道牵扯出多少势力的利益,你以为我们军殿什么时候都能出现在你身后保护你?!”

在她眼中,江痕不过就是个年轻气盛的轻狂少年,自以为有点小实力,就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

江痕撇撇嘴,也懒得和他们解释什么,若不是看在这些人和江阎的关系上,他现在就带着陈雪儿母女走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废话一通。

“你们军殿,能不能掌控南都的军队?”

缓缓转头,江痕开口询问,深邃的目光中,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般的凌厉气息。

这股气息一闪而逝,就算是白尘,也没能发觉丝毫。

“怎么?”影妃冷瞥向他。

“没怎么,随便问问。”江痕淡淡回道。

“如果只是掌控军队的话,不难。”白尘沉声开口:“难的是,帝印不知所踪。”

影妃俏脸凝重,接话道:“如果帝印落入苏家人手中,那我们军殿,岂不是要听从苏家的命令?!”

白尘凝声道:“这也正是我担心的。”

帝印代表着帝少本尊,帝印一出,就算是他们三大将,也得听令!

“杞人忧天,自找烦恼!”

江痕摇摇头,眼睛扫向白尘:“我倒是有个想法。”

“你就别来坏事了,安心待在这里,帝少的事情用不着你瞎操心。”影妃冷瞪江痕一眼。

“你确定不听听我的意见?”江痕目光玩味。

影妃有些被气到,她平时最讨厌这种没什么本事,还净瞎说大话的人。

“你说说,什么意见?”

倒是白尘眼眸微闪,挥手示意江痕说下去。

江痕冷冷一笑,眼神陡然凌厉起来,缓缓开口:“明天苏家会开放我大哥的灵堂,到时候,调动你们手下的所有人,无论是军队还是军殿杀手,去给我包围苏家住宅,别放跑苏家的任何一个人,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行!”

江痕话落,影妃直接目瞪口呆。

白尘眉头一皱:“你在和我开玩笑?!”

江痕手掌猛地一握,身上真元凝聚成形,一股不可抗拒的恐怖压力,轰然加持在白尘和影妃身上!

“我从不开玩笑。”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