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盛渊祈杜茗章节目录 勿扰倾城绝世妃小说

2021-09-20 06:00

勿扰倾城绝世妃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勿扰倾城绝世妃》由著名作者风沙飘飘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盛渊祈杜茗,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前世错信良人,落得满门抄斩、命丧后宅的凄惨下场。那日对雪长恨,换来一世重生。再睁眼,她是尚书府二公子杜茗。也曾赴过琼林宴;也曾打马御街前。扳外戚,平党争,御匈奴。挽狂澜于大厦将倾,救朝廷于黑云压境。“陛下,纵横权谋之术,杜某炉火纯青。”“……”盛渊祁荣登大宝,被琼林宴上一抹亮色闪瞎龙眼。君臣相得数年,犹如隔靴搔痒。

《勿扰倾城绝世妃》 8.故人重逢 免费试读

走进茶楼,依旧是一排穿着伶俐地姑娘在前方候着,只等客人进门,便拿着菜单在一旁伺候,只是这些姑娘与妓馆酒肆里的不同,是绝不允许上手轻薄的,这是她前世定下的死规矩。

只是看如今这莺莺燕燕的做派,只怕早就不是当初那么回事了吧。

“这位客人好面生,恐怕是第一次来我们茶馆吧,有什么吩咐没有?”连待客的都从原本的男管家,变成了如今这老鸨一般的***,这杜文宇还真是会出主意!

她好好一个茶楼,专请王公贵族喝茶品酒的地方,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成为供人卖笑取乐的场所了。

杜茗刚想找个茬准备闹事,眼角却忽然瞥见一个却看见了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身影。

竟然是他!杜茗的身子止不住地在打颤。

她一手抓住了那个老鸨一般的接待,“你们茶楼如今的主人可还是杜文宇?现在的主人又是谁?”

“杜大人三年前就已经把小店给盘出去了,至于现在的主人是谁,奴……奴家不知。”还未等她说完,杜茗就已经松开了手,把她撇在了一边。

他竟把她的茶楼给卖了!这是杜茗万万没有想到的。

三年前,在她的打理下,这茶楼俨然就是个下蛋的金母鸡,按杜文宇那性格是绝不舍得卖出去的,这背后肯定又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

只怕,这里已经不是什么她能招惹得起的地方了。

思及至此,杜茗断了原本想要闹事的念头,而是带着烟青,直接上了二楼,她倒是很想会一会,这如今的杜大人。

“杜大人,请受小人一拜!”杜茗高声大嗓的,对着杜文宇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抬头起来的时候,满脸是笑。

杜文宇还好好的等她回来复仇,她可是由衷的高兴呢。

如今的杜文宇仗着当年辅佐那位的功劳,连跳几级,虽然官不至一品,却也是朝中从二品的大员,她这一拜,倒也没让杜文宇有多诧异,只当是遇见哪个欲攀高枝的小官。

杜文宇惯会做表面功夫,见有人行礼,也急忙起身满脸堆笑,做出礼贤下士那一套,“这是哪位大人,竟然如此客气,免礼免礼。”

只是等看清杜茗本人之后,杜文宇内心疑惑了一下,看这模样,分明还是个未入科的书生,他又毫无印象,怎么会拜起他来了。

莫非他如今学术盛名在外,连这些个学子都在崇拜?

杜茗似乎一早知道杜文宇在想什么,一开口,就给杜文宇送了满满一口糖,“杜大人的声名如今在我们这些个学子心中,可是盛得很呐!在下实在崇拜,特意前来拜访。”

杜茗本来就有心,声音自然是不小,她这一嗓子,许多在一旁喝茶的客人也都纷纷把目光探了过来。

这其中就包含一道锋利冰冷的目光。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咱好容易出趟宫,是什么事惹得您这样不舒坦。”在茶楼最高端地包厢内,一个面白无须的男人一边注意着男子逐渐铁青的脸色,一边小心伺候着。

盛渊祈轻轻磕着手中的茶盖,冰冷的嗓音使人浑身打颤,“赵福全,你看说话那人,像是醉了吗?”

赵公公从栏杆上往下瞅了一眼,只见一身形颇肥壮的书生站在杜文宇大人身前,那人虽看起来笨拙,但一双剪水秋瞳,有神得紧,哪有什么醉意。。

“回主子爷,那人没醉呢。”赵公公心里有些奇怪,主子怎么问他这奇怪事。

“那就对了!”青玉碎瓷的茶碗在男子手中发出一声轻响,竟生生崩碎了!

杜茗此刻对眼前这场无意间遇见的无妄之灾自然是毫不知情,她一双眼中盛满了笑意,只等着杜文宇这草包上套。

“是吗?”听见杜茗这番夸赞,本身就虚荣的杜文宇,愈发端不住了,一双三角眼里顿时盛满了笑意,在大堂里匆匆扫了一圈,挺直身子,拔高了音量问道,“你们学子推崇本官所为何事啊,莫非是因本官的文墨?”

杜茗听了这话,心里唯有一声冷哼,竟然提及文墨,他还真有胆量,三年前的杜文宇自然文采斐然,堪称京师一绝,不过这三年,他早该封笔了吧。

强忍下心中的鄙夷,杜茗继续给杜文宇塞糖,“杜大人的文章思路精奇,下笔如行云流水,写得实在是好,不过小生并非因此而来。”

“不是为文墨,那又是什么?”被连灌了两勺糖水的杜文宇,已经颇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思,对杜茗竟没有一丝警惕,实在可悲。

她竟被这样一个人陷害致死,杜茗心里不由微微犯恶,但面上谄媚之色却更盛,一个大大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大人当年殿试失利未能入榜不过一介贡士,却能因一阙《临江仙》获得先帝赞赏,破格封入翰林,又恰好封为新皇近侍,到如今一路官位亨通。这运气,实在令学生太过敬仰,一定让学生拜上三拜,或许将来也无需殿试,便可成为朝中大员。”

杜茗这话刚说完,旁边一桌吃饭的人就没兜住笑,一口面全喷了出来,大约是怕被杜文宇秋后算账,一边笑着一边结账走了。

再看刚刚周围那一圈凑热闹的,脸上都憋成了猪肝色,还要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只有说这荒唐话的杜茗,反倒是一脸虔诚,当真对着杜文宇深深地拜了下去,似乎是当真想从他这里沾点运气。

而此刻的杜文宇,紧咬着腮,气得脸都白了、气得肝疼,却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盛王朝非进士不得入翰林,他这个翰林身份来路不正是真,投机取巧辅佐当今皇上也是真,可他本以为这些年过去,以他如今地位是绝不会有人提及,可这个人却是一上来就揭了他的老底啊!

偏这个浑子态度恭谨,语气诚恳,自己方才又已经拿出了礼贤下士的态度,若此时翻脸,只怕会在京城闹成更大的笑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