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陈让谢怜小说 《死亡启示录》小说

2021-09-21 12:00

《死亡启示录》 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死亡启示录》由风宸最新写的一本惊悚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陈让谢怜,书中主要讲述了:三楼的光线出奇好。布局和二楼很像,密密麻麻的房间让人头晕目眩。走廊仿佛看不到尽头。长廊两侧并没有窗户,只是在每两个屋子中间有一盏昏暗的灯。这么昏暗的灯,却让整个三楼如此明亮,果然是难以解释的梦境。谢怜...

《死亡启示录》 第七章 梦境其一 07 | 光与暗,实与影 免费试读

三楼的光线出奇好。布局和二楼很像,密密麻麻的房间让人头晕目眩。走廊仿佛看不到尽头。长廊两侧并没有窗户,只是在每两个屋子中间有一盏昏暗的灯。

这么昏暗的灯,却让整个三楼如此明亮,果然是难以解释的梦境。

谢怜情:“我不喜欢这里,给我的感觉好阴森。”

老实说,陈让自己也这么觉得。明明整个走廊亮堂堂的,却总给人一种心悸的后怕感。严却若有所思地低着头,突然开口:“向前走走看吧。”

谢怜情快步走至陈让身边挽住他,似乎这样就能多有点安全感似的。陈让也安静了不少,用目光仔细观察着每两个屋子中间的那盏灯。

他们的影子突然轻微地摇曳起来。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陈让的大脑仿佛已经死机了,可仍然强忍着慌乱不安,死死盯着灯盏。

“灯里有东西!”

“啪!”

陈让话音刚落,这些灯全都有规律、按次序地爆裂开来,发出一声声连续不断而尖锐刺耳的金属碎片摩擦声。

谢怜情:“什、什么?我们是不是要死了!这什么情况?”

严却大声说:“别出声!”

寂静,一片死亡逐步靠近的、危险的味道。

“呜呜呃”

是一个属于小女孩的声音。听声音,她虚弱不已,仿佛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陈让正要仔细听,周遭却忽地暗了下来。所有灯都灭了,锋利的碎片散落满地。

陈让:“不对你们有没有看到”

在走廊若近若远的地方,亮着两盏灯。光线明灭不定,给人朦胧模糊的感觉。

严却:“看来就是那个房间了。哥,我们去看看?”

陈让忽觉压力山大。作为三人组里最年长的人,不自觉就承担了团队里类似队长的责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也成为这两个人信赖的依靠了。

可是,我也很怕的好不好!陈让心里绝望而无声地呐喊,一撇嘴,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三人仿佛前行了一个世纪,终于来到这间诡异的屋子前。房门是木质,却透露出一股子腐朽破败的感觉,像是陈年已久的模样。门靠上一些最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小挂牌,但已经分辨不出上面的字迹了。在两盏灯昏暗的笼罩下,气氛更添几分诡异。

陈让咽了口口水,抿起双唇轻轻抬手向门推去。

屋子里阴暗无比,空气中弥漫潮湿的味道。陈让只能借助门外微弱的灯光来观察室内:一张并不高的圆桌,一个小木凳,桌子上还有一根红蜡烛。而角落实在看不清楚,对于陈让这个有夜盲症的人来说,但他又不敢贸然深入屋子,怕遭遇什么不可测的危险。

“哐!”

正当陈让苦恼如何探索角落时,门恰巧仿佛被一种不可抗力强行关住。屋子里陷入可怖的漆黑。在陈让快忍不住出声时,桌子上的红蜡烛蓦地点燃了。

蜡烛的光将他们三人笼罩,橙黄色本是暖色,却给人一种寒冰刺骨的感觉。借着这一点光晕,陈让在木凳上看到了一晃而过的什么东西。他眯起双眼想仔细看看,一张小女孩的面容忽然放大出现在他面前。这张脸痛苦扭曲,双眼中有不可言说的痛苦与无力,脸上血迹深深浅浅,有的还尚是湿润,有的已经干涸凝固。她深深望了陈让一眼。

陈让吓得话都哽在喉间没说出来,两腿一软摔了个大**墩儿,连痛都没喊出声。

下一秒,房间又变得明亮起来。严却俯下身,看向跌坐在地的陈让,伸出手没有开口。谢怜情明显也是一副被震住的模样,傻愣愣站在原地,见严却动作才反应过来。

陈让借力让自己起身,两腿还是有些发软——他小时本是坚信科学的,但禁不住胆大的谢怜情天天在他耳边叨叨什么鬼啊魔啊,说是要锻炼他的胆量,哪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陈让反而愈发对这些感到恐惧。

他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努力稳住声线开口:“刚刚你们看到了吗?”

其余二人均是沉默着点点头。陈让自我安慰着想,既然光线已经如此明亮了,大抵不会再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木凳前面。

是一张堪称破旧的小木凳。木头散发着些潮味,像在水中浸了很久似的。陈让蹲下来欲要仔细端详一番,没想到严却大步走来,直接坐在了木凳上。

陈让飞速站起身,谢怜情也瞪大了眼睛,两人一时惊得发不出声。他这个小孩儿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在所有人都不得知死亡条件时就做出如此没把握的事情。

严却缓慢地闭上了双眼,周遭又陷入一片沉寂,灯光也随之变得柔和、暗淡。陈让手心攥了一把汗。严却呼吸平缓,像是隔绝了一切,完全陷入了一个自我的状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时钟敲响十二下。陈让心里一惊,上一次听到钟声是早上九点,怎么一下子就跳跃到了十二点?是梦在警告他们时间紧迫,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严却突然动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早上一人分了一颗的糖果,剥开糖纸将糖整颗放进嘴里。

陈让正要出声阻止,只见烛火得光突然变得刺眼,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睛直迎上这光,陷入了短暂的失明。

窸窸窣窣。耳旁响起什么布料在摩擦的声音,继而是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

“救救我救救我!”

熟悉的、属于小女孩声音,仿佛就贴在他耳廓边。陈让一动不敢动,一阵寒意顺着脊椎爬上来——一只手,重重按在他的肩膀上。

他猛地睁眼,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是严却淡然的面庞。严却的手拍在他肩上,似乎为了唤醒他花费了很大力气。

“哥,纸条。”

严却安抚性捏了捏他肩,将手中的一张不大不小的纸条递了过来。谢怜情也有些担心,在他身边晃来晃去。

“八个小朋友到来啦,

相亲相爱如一家,

平分的糖果咬半口,

爸爸,好苦呀!”

纸条上的内容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歌词吗?”谢怜情难得沉默许久,问出了陈让同样也想知道的问题。

“是的。过了今晚,找到的所有词都会出现在本子上,当整首歌的歌词都收集完成时,我们就能出去了。”严却答道。

“你胆子真的好大,居然敢直接坐上去,你看到什么了?怎么就突然找到歌词了?”陈让问道。

严却并不着急回答。他再次步至木凳旁,抬手抚上这张桌子,又抬头朝陈让露出一个标准微笑:“我看到她了,那个小女孩。坐在凳子上之后,就像是触发了另一个时间里的这个空间,她出现了,站在我旁边,用求救般的目光看着我。”

小说《死亡启示录》 第七章 梦境其一 07 | 光与暗,实与影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