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鲛妃令》玉合欢初宴完结版

2021-09-22 06:04

《鲛妃令》 小说介绍

主角叫玉合欢初宴的小说是《鲛妃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嘉奂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7章玉合欢被自己的脑洞笑到。她这么一笑,一不小心手碰到了地面,她惊呼一声:“好烫!”初宴抬眸瞧了她一眼,开口道:“给我讲个悲伤的故事吧。”他说完这句话,当即微阖双目,他不动声色地暗中调动自己的灵力。...

《鲛妃令》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玉合欢被自己的脑洞笑到。

她这么一笑,一不小心手碰到了地面,她惊呼一声:“好烫!”

初宴抬眸瞧了她一眼,开口道:“给我讲个悲伤的故事吧。”

他说完这句话,当即微阖双目,他不动声色地暗中调动自己的灵力。

“你困了?想听个睡前故事?”玉合欢问道。

初宴知她是误会了,解释道:“我能落泪成雨,鲛人泪能降温。”

降温?是为了她吗?

玉合欢心中有一点点小感动。

“明白,你是要听个虐到心肝脾肺肾都痛的悲情故事,让自己哭出来对吧?”

初宴点点头,玉合欢接着道:“谢谢你如此在意我的感受,我就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想多了,你太重了,我只是想让我的尾巴早点解放。”

这个鲛人,瞎说什么大实话。

算了,她玉合欢又何必同不会说人话的鱼计较。

初宴微微侧过身,身子斜倚在自己尾巴上,一手托着头。

玉合欢开始娓娓道来:“我每次看到海,都会感到莫名的哀伤。我成长的地方叫幻月阁,阁中有山海与飞花两大部门,两部水火难容。我是飞花部弟子,有一回我同山海部弟子一同出海,他们将我娘留给我的唯一遗物,合欢玉簪投入了大海。”

初宴等她告一段落,说道:“听过。”

玉合欢摇摇头:“还没完呢,其实他们并未将我娘发簪投入大海,他们只是为了作弄我,逼我下海,好使我身上寒毒发作。”

她停顿一记,接着道:“那时正值盛夏,我在冰冷海水里浸泡数个时辰,直到忍受不了寒毒的极痛,我只得上船,却看到她们当着我的面,将我娘的发簪化为齑粉。”

初宴一言不发地听着,他对她的遭遇感同身受,但还是没能落下泪来。

玉合欢自己却眼角微润,她哽咽道:“再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坠海后的半个时辰后,我最要好的姐妹锦岚下海去救我,她却再没能回来。”

“她的阿娘自此一病不起,但直到她阿娘临终,都不曾怨怪我一句。”

玉合欢说到此处,眼圈儿愈发红了。

初宴缓缓睁开双目,他托着头的手逐渐放下,重新坐直身子。

玉合欢的遭遇让他想起了他的母妃。

当年,若不是因为他太弱小,他的母妃也不至于因为忧心多度,饮恨而终。

初宴回想到这里,他眼眶微微红了,接着两行清泪夺眶而出,自下颚滑落。

万里晴空再度被阴霾笼罩,刹那间狂风大作,骤雨忽降。

初宴骤然抬手,将雨滴霎时化作固态雨刃,接着列阵,将雨刃向四面八方发散。

雨刃坠地之时,似利剑,又似惊雷,这小小的雨刃竟将大地都炸开了去。

冰凉之气沁入地下,登时整个火焰岛气温骤降。

玉合欢的心情因为这场雨缓释了不少,她微悦道:“你成功了,我们有救了。”

“雨刃融入地下层还需一段时间,目前地表温度尚与铁匠炉相差无几,待再过半个时辰外加一炷半香的时间,你又可以满地跑了。”

涉及时间和数据的话,初宴就不那么惜字如金了,他仔细提醒道。

“这么精准,可我把控不到这么细的。”玉合欢耸了耸肩道。

初宴回道:“我会叫你。”

在确认自己有个定时闹钟之后,玉合欢俯下身,侧趴在初宴尾巴里。

奔波小半天,她已然是倦了。

她出门前,师尊千叮咛万嘱咐,外面不比“家”里,江湖人心邪恶,要玉合欢对陌生人多多提防,尤其是无故对她好的陌生人。

因此玉合欢时刻绷紧心弦,她一直在装单纯,却不敢真的变单纯。

但与初宴的初相识,让她觉得似是在暗夜潜行的自己,身影被烛光燃亮。

玉合欢将初宴的尾巴当做床,在上面美美地睡了一觉。

“起床了。”刚一到点,初宴果然很准时地来叫她。

“鲛仙哥哥,我不会再害怕,不会再哭了。鲛仙哥哥再唱一首歌给我听......”

玉合欢又梦到了她的鲛仙哥哥,不愿醒转。

初宴直了直腰身,他为了不打扰她睡觉,在这半个时辰外加一柱半香的时间里,他整条尾巴一动都没动过。

初宴精确计算了时辰,现在再不活动尾巴,只怕尾巴多半要废了。

可他怎么都叫不醒一个熟睡的人,无奈之下,只得揪住她的小辫子,用力一提。

玉合欢一声惊呼,刚起身又被尾巴吓到。

“灰王子,你尾巴怎么发紫了?中毒了?”她双目瞠极。

初宴望了望发紫的部分,无奈摇头:“被你坐红了,傻丫头。”

是了,蓝加红,可不就是紫色?

玉合欢来不及出言缓解尴尬,她腕上探测恶妖的手环骤然放光,光芒逐渐增强。

光芒愈发刺眼,想必恶妖就在附近。

玉合欢迈开腿大步向前,她的肚子却打起退堂鼓。

初宴停下脚步:“饿了?”

她现在灵力半收,探察不到附近有什么吃食。

他的灵力却可以做到。

但他不想欠她人情,毕竟他们现在只是目标和猎人的关系。

“我不饿,肚子可能在打雷吧。”

初宴眉眼一弯,继而伸手,一掌拍下不远处的火岩石。

火焰是碎裂,从里面逃出一只蚕宝宝。

玉合欢瞠目:“这是天蚕吗?可是天蚕不是只生在极寒之地吗?”

她问完向初宴投以期待的目光,她相信无论多偏门的问题,他都一定能答得上来。

果不其然,初宴又给他上了一课。

原来这只蚕宝宝并非天蚕而是地蚕,地蚕的数量远不及天蚕千分之一,但由于人类喜用天蚕丝制琴弦,因此天蚕族正在迅速走向消亡。

初宴答疑完毕,又补充了一句:“实则人类不知道,地蚕比天蚕更适合用来治琴弦,地蚕丝制成的琴弦,上古神兵都不一定能将其斩断。”

地蚕宝宝听到初宴为其正名,感到地热泪盈眶:“多谢恩人为我们地蚕族说了一句公道话,我该如何报答您呢?”

初宴双手抱臂,食指在手肘处轻轻敲了几记。

他盯着地蚕宝宝:“不如,以身相许?”

他此言一出,地蚕宝宝和玉合欢皆是一惊。

地蚕宝宝暗戳戳地想:“他难道没看出来,我是公的?”

玉合欢暗戳戳地想:“他生的这般好看,怎么他选择对象竟如此随意。”

玉合欢扭头忘了初宴一眼,她满脸可惜了了的表情。

在她想来,似他这般精致的人,这只大肉蚕,就算是当他的盘中餐都不够格啊。

初宴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大肉蚕这般油腻,还真难下得去手。”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是一惊,连忙伸手在耳钉上连按几记。

大肉蚕得了这般评价,自是不服,但很快这种不服便转换成了不解。

在它困惑的目光下,初宴抬手引出一阵水流,将它全身都淋湿。

接着他手指一勾,大肉蚕直接腾空飞起来,落在附近的一块礁岩上,再接着他手腕优雅一转,他将自身灵气转换成半圆状的灵气罩,将大肉蚕罩在其中。

“你喜欢吃清淡的还是重口味?”

原来他说的以身相许是让大肉蚕为美食献身。

他节骨分明的手指轻搭在腰间,全神贯注地盯着在“真气锅”中翻滚挣扎不止的大肉蚕。

所以这是他给她准备的晚餐?

这晚餐还真挺别出心裁的。

“都行,我不挑食的。”

玉合欢的目光也落在大肉蚕上,其实她并非是选择困难,而是她从来没有吃过大肉蚕,不知道怎样烹饪才更美味。

好在她很幸运,遇上了一位烹饪高手。

初宴伸手做剑指,在空中轻划几记,锅中的大肉蚕便开始接受极速版的解牛刀法洗礼。

玉合欢原本以为他会像处理烤全鱼一样处理大肉蚕,没想到他用的是烹制牛仔粒的手法。

“借你的胡椒粉一用。”

现在不放调料就会错过最佳时机,影响大肉蚕的色香味,因此他直接一勾手指将胡椒粉瓶从玉合欢的小包里勾出来。

他在“真气锅”破开一个小口,将胡椒粉均匀地撒在大肉蚕上,接着又一抬剑指,食材在岩石上旋转跳跃,胡椒粉的热辣悉数被食材吸收。

烹制一道佳肴,不仅考验厨师对食材的处理,更考验其对火候的把控度。

初宴在进行完这一系列步骤后,他又双手抱臂,食指跃动,在手肘上有节奏地轻敲。

他这姿势并非是在摆酷,而是在精准计算佳肴出锅的时间。

“借你的盘子一用。”

初宴语毕,轻拂剑指,将所有大肉残粒一次性盛放到盘子中。

“洗手,吃饭。”他轻声道。

餐盘停滞在她寻常就餐时餐桌的高度,初宴走近看了看,接着又将高度微调了一下。

忽然有一种错觉,这时候他若再递上一双筷子,他们就感觉像是柴米夫妻一般。

没想到,他真的递上了一双筷子。

“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一双筷子?”

初宴瞟了一眼大肉蚕:“我是一条到点吃饭的鱼。”

“你做的这个爆炒肉蚕粒,真的能吃吗?我没尝试过黑暗料理,有点不敢试毒。”

玉合欢左右手各拿着一根筷子轻轻敲打着。

爆炒肉蚕粒的香气,不断引诱着他的味蕾。

但是她一想到片刻之前,这还是一条胖乎乎油腻腻的大肉蚕,就有点难以下口。

“我没有放毒,不信我试给你看。”

初宴说着自己掏出一支叉子,还有一碟蘸料,叉了一块肉蚕粒,蘸着吃了。

他的表情上看,这似乎是绝顶的美味。

玉合欢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一脸错愕。

初宴误解了她的目光,将蘸料递给她:“你要是怀疑这是解药,我把这也给你。”

玉合欢知道他误会了,故意挑逗道:“你那个三叉戟一样的东西我也要。”

初宴将“三叉戟”也递给她。

玉合欢仿着他的样子,也叉了一块肉蚕粒,蘸了蘸酱料,放入口中。

那一瞬间,她仿似觉得味蕾正在与佳肴共舞。

太好吃了。

她原本的性子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只有绝顶的美食和至深的感情能让她破防。

这一瞬的陶醉,并非源于天真烂漫的傻丫头,而是作为玉合欢的最真实反应。

这个灰王子究竟还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才华?

她原本只想当好这个猎人,没想到现在还成了寻宝家。

他,究竟是她的猎物,还是宝藏?

小说《鲛妃令》 第7章 试读结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