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陆羽彭静小说免费 陆羽彭静第6章

2021-09-22 12:00

官场奇才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陆羽彭静的完整小说上线啦!风和暖阳运用回忆的叙事手法,引人入胜,让人不仅随着文字越陷越深,更想亲自一探究竟。快来看看第6章内容吧!

《官场奇才》 第6章 美女陷害 免费试读

西郊城中村刘云峰平房内。

陆羽带人从里面出来,进入一辆车后排座,张刚坐在副驾驶,回头看向陆羽:“布置完了?”

陆羽点头:“现在静等鱼儿上钩。”

张刚好奇:“你为何不担心他们安排女人到办公室陷害刘云峰?”

陆羽微笑:“刘县长平日除研究问题关门办公,平时都是开门办公,这样亲民,不给他们机会。”

张刚沉默,对此没发表评论,但对刘云峰亲民爱民,发自内心钦佩,更坚定要证明刘云峰清白,看向两个手下:“你们在外面监控。”

在两人答应后离去。

张刚和陆羽坐车离开,停在僻静角落,通过电脑监控刘云峰家。

张刚看向画面,刘云峰家收拾的整整齐齐,不过却家徒四壁,唯一大件竟是一台二十几年前流行的大脑壳电视机,至于刘云峰每天的办公桌子,竟然是用废弃木板和砖搭起来,上面盖了一块绿色帆布,他眼睛有些湿润,说出去估计没有人会相信这是县长的家。

“刘县长每个月工资根本不够母亲和妻子医药费,家里能卖的都卖了,那个电视是他用来看新闻联播的,否则恐怕也卖了。”陆羽声音低沉伤感,眼睛湿润。

张刚忍不住双拳紧握:“我一定要查清是谁害刘云峰,还他清白。”

“我替刘县长谢谢张主任!”陆羽真诚感激。

张刚微愣,突然很惭愧,他这个刘云峰大学同学,竟然不如秘书陆羽相信刘云峰。

“你看……”

就在这时,陆羽突然手指画面开口。

张刚连忙看去,一辆车牌尾号2567的车子停在刘云峰家门口。

张刚没说话,屏住呼吸,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画面。

半分钟后,车门打开,一道倩丽身影把他的目光吸引,那是一个二十多岁女人,一身白色连衣裙,不是名牌,但却衬托着她均匀苗条身材。眉清目秀,长发披肩,很清纯。

张刚心情微微激动,鱼儿真的来了!

不仅对陆羽判断越发钦佩,目光看向身旁陆羽,发现他反而眉头微蹙,似在沉思。

“想什么呢?”张刚问道。

“这个车牌号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陆羽眉头拧成川字。

“这个女人你认识吗?”张刚对这个可能要害刘云峰的女人更感兴趣。

“丰都县宾馆服务员彭静。”陆羽眉头拧的更紧。

“先观察这女人情况,车牌我事后让人查。”张刚当机立断。

陆羽点头,收回心思,盯着这个彭静,心中有些好奇,她来干什么?

彭静号称丰都县宾馆一枝花,丰都县西郊李家村人。

三年前,刘云峰到李家村调研,正好赶上他们家房子坍塌,全家无依无靠,刘云峰安排人帮助重建房子,并且安排她到丰都县宾馆工作。

因为小姑娘长得漂亮,又很勤快,加上是刘云峰安排,所以在丰都县宾馆站稳脚,工作很出色。

不过这三年,刘云峰与其并无交集。

陆羽也只是代表刘云峰,每年春节送去五百元慰问金,这还是刘云峰从他微薄工资收入中挤出来的。

他今天设想过很多种女人被安排来,却没想到来的是彭静。

这让陆羽心情格外压抑。

“刘云峰回来了。”张刚突然提高声音,点指画面说道。

陆羽连忙看去,刘云峰拎着重重公文包,步行回来。

刘云峰有个特点,平日除非公差办事,从不用公车,上下班乘坐公交车,到站后步行回来。

以前是陆羽相陪,现在陆羽救他被抓,只能一人回来。

刘云峰脸色难看,心事重重,来到门口,抬手就要开门,彭静突然从偏僻角落跑出:“刘县长好。”

刘云峰看到是彭静,脸上还是露出和蔼笑容说道:“彭静,你怎么来了?”

彭静低头,双手捏着衣角,紧张忐忑说道:“我,我听说刘县长被抓,就担心跑来看看。”

刘云峰闻听,心头一暖,笑着安慰道:“现在没事了,你放心回去,安心工作。”

彭静露出笑容,做出松口气模样:“那就好!”

不过,她并没走,反而贝齿紧咬嘴唇,似乎有话欲言又止。

“还有事?”

刘云峰停住开锁的手,关切问道。

“我家里有点儿困难,能不能进去和您说?”彭静声音很低,似乎很焦急。

“进来吧!”刘云峰没多想,打开门,让彭静进入家中。

彭静进入院子,看到一个十几平小院子,两间破旧房屋,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不过,想到对方答应帮助自己解决弟弟上高中问题,很快就恢复正常,变得坚决。

刘云峰开门,让彭静进入房间,给她搬来一把破旧椅子,让其坐下,关切问道:“有什么困难说吧!”

彭静双手握在一起,显得非常局促,抬头看了刘云峰两次,最后才鼓足勇气说道:“刘县长,我弟弟今年考高中,想上丰都一中。”

“不错!小家伙很有志气。”刘云峰夸赞道。

“可,可他成绩不好,考不上,您能不能帮忙和学校打招呼,让学校把他录取了?”彭静脸颊微红,双眸透着哀求问道。

刘云峰表情瞬间变得严肃,略作沉思,放松两分说道:“彭静,你应该知道,每年丰都一中录取名额有限,你弟弟要是录取,那就会有其他人要落榜,这不公平。对于我们农业县的丰都来说,不知有多少家庭的孩子,就是靠苦学,实现寒门出贵子。”

彭静点头,但还不死心:“刘县长,我家都希望他出人头地。”

“要不让你弟弟复读一年。”刘云峰苦口婆心婉拒。

彭静脸色微变,心中已经对刘云峰升起怨毒和愤怒,往日恩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从兜里掏出一个厚厚信封,放在刘云峰面前:“刘县长,这是我三年工资,求你帮我弟弟办一下。”

刘云峰脸唰的阴沉,眼神凌厉的像两把利刃,失望问道:“彭静,你什么时候也变得懂这些?”

彭静被刘云峰呵斥,微微紧张,不过很快恢复正常:“刘县长,不是我想懂,而是你们官场就是如此!虽然没两盒金条多,但这是我全部,求你帮帮我弟弟。”

“胡闹!出去!”

刘云峰听到两盒金条,就像被蜜蜂蛰了般勃然大怒。

彭静非但没走,反而站起身:“刘县长,要不然我把身体也给你,让你财色兼收总行了吧?”

不等刘云峰开口,直接将裙子从下面掀起,从头上脱下,就这样站在刘云峰面前。

刘云峰额头青筋暴起,手足无措,没想到彭静会做这种事,脸色铁青喝道:“马上出去!”

他一边说,一边朝屋外走。

“刘县长,你睡我也没事,反正你妻子不在了,而且我也不会举报你。”

彭静边说,边开始解扣子,朝刘云峰扑过去。

刘云峰加快脚步,想尽快出去再想办法。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阵警笛声。

刘云峰心咯噔一下。

彭静眼底闪过一抹阴狠,时间恰恰好,现在就看自己表现了。

“哇!刘县长耍流氓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