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陆羽彭静小说

2021-09-22 18:00

官场奇才

推荐指数:10分

陆羽彭静是作者风和暖阳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风和暖阳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下面看精彩试读!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一个县长秘书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官场奇才》 第9章 记者曝光 免费试读

“这件事我们还在调查取证,没有完成。”张刚按照陆羽安排,出来安抚彭静。

彭静脸黑的要滴水。

张刚继续笑容可掬的对彭静建议:“要不你到清莲大厦里面,我具体对你说说进展?”

彭静心头怒火腾地燃起,想到等了三天,都没进展,怒不可竭。

“你们就是官官相护,故意保护刘云峰,我要曝光这件事。”

张刚假装非常紧张,连忙摆手说道:“别!千万别!”

彭静双眉怒竖:“我不管!反正这件事不处理,我就要找记者,上网曝光,把你们官官相护无耻行为昭然天下,人尽可知。”

张刚按照陆羽建议将事情故意闹大,但想到找记者,上网曝光,也毛骨悚然。

暗道:“这个女人真狠!出卖刘云峰,还要一心害死刘云峰。”

彭静见张刚不说话,以为自己施压开始见效,心中得意洋洋:“你们今天必须给我处理结果。”

今天要结果?

张刚都要怒发冲冠,要不是自己身份特殊,只是普通人,他都想上去给彭静两巴掌,不要脸的忘恩负义女人。

最后压住怒火,神情冷漠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我们今天不能给你答案。”

“你……”彭静神色顿时猛沉:“我现在就叫记者!”

“叫吧!”

张刚想到手中彭静在刘云峰家中录像,淡定从容。

彭静反而有些傻眼,她哪里知道怎么联系记者?就是在威胁张刚。

如今张刚坦坦荡荡,她反而不知所措,无奈之下,只能是立即给陈兴打电话。

陈兴正在等彭静消息,看到电话,立即接通,焦急问道:“情况咋样?”

“帮我找记者曝光他们。”彭静咬牙切齿说道。

“好!”陈兴知道要闹大,也没问情况,迅速挂断电话,联系记者。

彭静挂断电话,神色傲慢看向张刚:“你们等着!我要让刘云峰这件人臭名远扬,让你们这些不作为,官官相护的人成为过街老鼠。”

张刚面色阴沉,最毒不过妇人心,不过如此。

但他已经给两个手下发信息,让他们调查刚刚彭静拨打谁的电话。

彭静不知道,她刚刚电话,已经给张刚找到线索机会。

十分钟不到,很多车辆陆续开到清莲大厦门口,。

记者纷纷从车上下来,长枪短炮迅速架好,对准彭静。

彭静看到记者,就像有了主心骨,声泪俱下,装出一副楚楚可怜:“我被刘云峰占便宜,上告无门。求你们帮我讨回公道,还我清白,要不然我都无法做人,呜呜……”

一句话,一声哭,让本来就喜欢吃瓜的记者,瞬间高度兴奋。

“到底发生什么事?”

“对!告诉我们,我们帮你曝光!”

“我们记者一定保证公平公道。”

……

到处挖掘新闻热点的记者,就像一群发现蜜源的蜜蜂,纷纷将话筒和录音笔递到彭静嘴边,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

彭静心花怒放,心中冷哼:“刘云峰,你完蛋了。”

她脸上却是充满悲戚,抬手抹一把眼泪:“我三天前被刘云峰占便宜了,警察不抓人,省纪委监察委的人接到我举报三天不处理,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冤屈无法昭雪,呜呜……”

“刘云峰?是县长刘云峰吗?”现场记者闻听,脸色巨变,纷纷核实。

“就是他!他不仅贪财,还好色!但因为用清廉仁孝之名来粉饰自己,所以现在大家都维护他,我受害,竟没人帮我,让他逍遥法外,呜呜……”

彭静哭的堪比窦娥。

现场记者,心头狂喜,绝对头条。

已经有记者对着摄像机开始直播:“丰都县县长刘云峰贪财好色,茶叶盒装金条,却可以平安放出去,对女人耍流氓,却没人管,这是霸王官吗?”

这个记者的开口,点燃所有其他记者话匣子,生怕自己错过头条。

“刘云峰是丰都省上报中央的百名优秀县长,难道他的优秀就是贪财好色吗?”

“是不是因为要树立典型,就可以让典型在法律面前无所畏惧?”

……

刘云峰成为焦点,直播从丰都开始发散,飞向全国。

张刚此刻后背都冒凉气。

若不是陆羽提前布局,拿到彭静冤枉刘云峰的证据,恐怕他都乌纱帽不保。

此刻,记者已经纷纷将话筒对准张刚开口质问。

张刚一概以按照程序处理,不方便说为由拒绝。

他越是这样,记者越是坚定自己判断。

彭静心中幸灾乐祸,不过表情却冤屈愤怒:“你们这回看到了吧?他面对你们记者都这样回答,面对我一个受害者,更是不管不理,呜呜……”

记者的怒火就像是又被浇了一桶油,直播更加疯狂,甚至开始纷纷挖刘云峰黑料,想让自己新闻变得更有卖点。

一时间,网路沸腾。

一时间,全民公愤。

一时间,官场震撼。

王安光给刘云峰打电话,语气低沉,但却依旧是一副虚伪的想要保护口气说道:“刘县长,这件事你还是出来解释一下,同时我让宣传部门,联系各大网站和平台,抓紧删帖,避免扩大化,否则明天对你入选百名优秀县长影响很大。”

刘云峰听到王安光这句话,心中反而感觉冰冷。

似乎说的充满关心,但作为官场老手的他很清楚,现在情况,根本就无法压制,压制的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王安光表面是在保护自己,实则是将他推向更大深渊。

想到自己被警察抓走,彭静冤枉自己这件事,警察没仔细调查就放人,情况更不对。

他反而头脑清醒,甚至觉得这就是陷阱。

刚想说话,手机震动,连忙点开,竟是陆羽发来信息,依旧是简单六个字:“德匹配,心安好!”

刘云峰心头软肉就像是被触碰,眼睛瞬间湿润,就像是见到多年老友,最了解自己的人。

深吸一口气,压下激动情绪:“王书记,上次常委会你不是说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吗?我刘云峰什么人品我自己知道,所以这件事顺其自然,不要采取任何措施。”

“你,你这是胡闹!若是这样,我们丰都县的名声不是都毁了吗?”王安光被刘云峰决定气恼,将他想好的话和计划都打乱,忍不住发火。

刘云峰却淡然微笑:“王书记,换个角度看,这也是宣传我们丰都县的好机会,平时我花多少钱都未必会有这样的宣传机会,要是因为我这个贪官,让丰都县名扬全国或者世界,我愿意为丰都县做最后一次贡献。”

王安光脸黑的都要滴墨,刘云峰简直就不是“人”。

正常人都会掉进他的陷阱。

但刘云峰却是异类。

呼!

王安光呼出一口气:“希望上级不要追的太紧,你好自为之。”

啪的一声,气鼓鼓将电话挂断。

刘云峰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脸上露出一抹苍凉笑意,站起身看向窗外:“我刘云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但我也有无数亲人,那就是人民!我一心为民,心底无私天地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