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家有悍妻:将军宠不休李婉清顾云山免费章节试读

2021-09-24 21:00

家有悍妻:将军宠不休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李婉清顾云山的书名叫《家有悍妻:将军宠不休》,这本书是作者花之恋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李婉清才睁眼就发现自己穿成了个农家女,不光嫁了人,就连素未谋面的夫君居然都半路杀了出来。斗极品婆母,治绿茶小姑子,还有好色二叔屡次来犯。她当机立断决定分家,带着夫君美食致富,可未曾想到自己这夫君居然是当朝将军。

《家有悍妻:将军宠不休》 第2章 便宜夫君 免费试读

  顾广义笑道:“小两口头回见面怕是不大好意思。”
  立时围着来看新鲜的那帮村民们就起哄了起来,闹的李婉清也跟着红了脸。
  “你们小两口先说会话,我去找你娘给做几道好菜去,今个咱们爷俩得好好的喝一壶才行!”顾广义兴奋的面色都红了,伸手就将顾云山推搡着进了西厢房,又替他们关了门对着院里头的人吆喝着散了。
  西厢房内一时只剩下了李婉清和顾云山面面相觑的站在原地,寂静了良久后,还是顾云山先开了口打破了这份沉默。
  “我不在家已有五年,也并不知我爹已为我娶了房妻室。”他颇有些不自在的道:“以前的日子苦了你了。”
  在顾云山说话的这空档,李婉清在理清他话语中的信息量。
  她深邃明亮的眸子狐疑的在顾云山身上来回打量了好一会,突然间气的是咬牙切齿,最后又无可奈何的把攥紧的拳头给放了下来。
  面前这男人模样生的极是俊俏养眼,身材又高大强壮,指不定在军营边关的时候早就有了相好的姑娘,要是没有那才要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瞧他这副扭捏的模样,怕真是被李婉清给猜准了。
  她心里头的那股子怨气堵在嗓子眼里却又无法发泄出来,那是原主心心念念盼着夫君足有两年之久的情绪。
  可要说怪的话,顾云山也并不知道自己亲爹居然还给他娶了门媳妇,真可以说是阴差阳错。
  李婉清琢磨着自己的用词,沉思了片刻后才算是委婉的开口道:“我明白你话里头的意思,你大可放心,我并非是那多事之人。”
  “你既是不怨我那就好,既然爹已经做主替我娶了你,那你我二人便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往后的日子里我定会好好顾着你。”顾云山虽说被这突如其来成了家的事情冲击了下脑子,可抬眼只要一看见这白皙秀美的小娘子心里头不自觉的就带着些暖意。
  大约是因为这世上除了他爹以外,还有了旁人盼着念着等他回来。
  一时间李婉清不知该如何接话,慌忙垂下眼转身走到了柜门前,“天气凉了,我去给床上加床被褥。”
  而在另个屋里头扒拉东西的周氏早就笑的脸都开花了,不住的在顾云山带回来的物件里翻找着,简直恨不得能全都收入囊中。
  原本对于顾云山回来的怨气也消减了不少,一眼就相中了压在最里面包裹着的那根翠玉簪子,立马喜滋滋的叫过来顾莲儿给她戴上。
  不得不说顾云山很会做事,他在回来前替家里的人都买了点东西,而且分别用红纸写了称呼贴在上面。
  可周氏哪管这些,东西入了她的眼里那就都是她的东西!还犯得着让给别人?
  再说了那些裁衣服的布料还不是要穿到她儿子身上,她这个做娘的先替他们收起来好好保管着,以后还愁没有穿上身的时候?
  顾莲儿爱不释手的摸着手上那对足金的镯子,“娘,大哥这回回来好像是发达了。”
  “还算他有点良心。”周氏忍不住把盒子里和包裹里的东西都打开看了眼,忍不住嘀咕道:“奇了怪了,怎么没看着银票和银子?”
  “肯定是在大哥身上呗。”顾莲儿道:“娘,大哥估计拿了不少银子回来吧?我还没置办嫁妆呢,你看能不能给要过来给我存点嫁妆。”
  “你的那份肯定少不了你的,但你二哥不还是没成亲么?你还不着急,再等等,娘一准给你寻摸件好婚事。”
  顾莲儿跺脚道:“啥叫我不着急?我都已经十六了还能不着急么?”
  “你也不瞧瞧你二哥多大了还没说着亲事,再说了你那是一辈子的事儿,娘还能坑害了你不成?”周氏好声哄着,“等娘先替你二哥娶了媳妇马上就给你置办嫁妆,肯定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你就是偏心!”顾莲儿恼的眼睛都泛红,头也不回的就掀了帘子摔门离开。
  院外头的顾广义扯着大嗓门对内屋道:“老婆子赶紧做点好菜!咱们大儿子回来了!今晚可得好好喝几盅,你给文山点钱去打酒,再买点烧肉之类的好菜回来好好庆祝下。”
  周氏当即就黑了脸,“啪叽——”一声把手上的木盒拍在了桌上,风风火火的就钻了出去,“吃什么吃!家里都穷的揭不开锅了你还想着吃喝!”
  西厢房里头的两人正尴尬的僵持着呢,周氏那边就和顾广义骂开了。
  顾云山道:“我出去瞧瞧。”
  “我也出去瞧瞧。”李婉清跟在他身后从西厢房内出去,就见着了顾广义和周氏僵持着的场面。
  周氏站在主屋门口的垫脚石块上,裹过的小脚像是圆锥般稳稳的立在地上,丝毫没有半分被影响到她的气势。
  她一扫到李婉清和顾云山打西厢房里出来,立时就抓住了人发起了火,“可真是有本事呢!难怪老天爷让你们俩这对馋嘴懒货做了夫妻,这回来连炕都还没焐热就知道跟你爹要肉吃了!果然是在外头混出息了回来都知道给我这后娘脸色看了!”
  顾云山蹙了眉头,“二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何时给你脸色看了?”
  “哟,你这身子可是金贵起来了,我居然半句都说不得你了?”周氏阴阳怪气的拖着调,眼神像是刀子似的戳在李婉清的身上,瞬时就抓住了个突破口,“你也不看你自己媳妇什么样?成日里头躺在床上装死,还整天勾三搭四惦记着男人,我这做婆母的可都快没眼看了。”
  李婉清也是被周氏这不依不饶的恶毒性子给惹毛了,她之前不跟她计较那是因为古代对于孝道的观念看的极重,而且顾家一向是顾广义管外周氏主内,得罪她对自己之后的日子没有好处。
  可如今周氏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在攀扯诬陷她,看这模样大有非要逼得她再死一回的意思,立时就咬着牙道:“二娘,做人说话得有凭据,你说我做贼、不守妇道总得拿出来证据。”
  “我这几日是躺在床上不错,可也是你亲儿子逼我丢了半条命!肉干也是公爹点过头文山才拿给我垫肚子来的,否则怕是现在我早就被你给活活饿死了!”
  “我虽是公爹和二娘花钱买来给夫君冲喜的,可也实实在在是花轿抬进门的媳妇,二娘这样作践我难不成还要逼我再去死一回不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