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咸鱼王妃被迫营业 郁婉卿凤萧小说

2021-09-25 06:00

咸鱼王妃被迫营业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咸鱼王妃被迫营业》由著名作者优雅女鬼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郁婉卿凤萧,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传闻权倾天下的长平王弑父杀兄,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传言定西侯府嫡次女郁婉卿是克母克夫克子之命,十八了还无人问津,天子在群芳宴上乱点鸳鸯谱,为两人赐婚,外界对他俩谁先克死谁拭目以待,就连当事人郁婉卿也日夜担忧小命不保,几个月后,郁婉卿,我怎么还没死,几年后,郁婉卿,想不到吧,我当皇帝了,真,物理神经病,想一出是一出男主VS表面波澜不惊,实际内心戏多到飞起女主

《咸鱼王妃被迫营业》 第4章 免费试读

郁婉卿推开房门,看见屋内格格不入的一团黑影,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轻车熟路摸到火折子,点亮油灯,又泡了壶茶,才落座斟酌道:“不知长平王深夜来访,有何贵——”

凤萧抿了口茶,嫌弃地放下茶杯,不悦道:“长平王?难不成本王没有名字?”

郁婉卿:“......”

当然有。

不止你,包括明堂上那位也有,可谁敢直呼名讳?活得不耐烦了?

郁婉卿一天七上八下,素来行事滴水不漏的她耐心彻底告罄:“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而来?”

“还能为何?”凤萧取下套在拇指上的扳指放在桌上,单手托腮望着她,“三书六礼,情浓如蜜,明媒正娶,齐飞比翼。我当然是为了下聘而来。”

郁婉卿:“......”

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谁家下聘不是光明正大之下男方亲友会见女方亲友,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叫私相授受。

凤萧:“对于聘礼你有什么要求?”

郁婉卿问:“我说了你就会答应?”

凤萧摇头说:“不一定。”

郁婉卿恨不得抄起花瓶砸死他,不一定他说个屁啊,闲得慌?

“看来我这一趟是来对了,你还真有想法。”凤萧挑眉,“你开口说不定我会答应,你不说我一定不会答应,你不试试?”

郁婉卿眨巴眨巴眼睛,笑道:“不对,你一定会答应!”

“凭什么?”

郁婉卿倾身靠近他,压低声音说:“王爷,外面有人在追杀你吧?”

凤萧眯起眼睛盯着她,没什么情绪地噢了一声,顿了顿,唇抵在她耳边,温热呼吸喷洒在她脸上:“何以见得?”

皇帝指给他的妻子似乎比想象中还要聪明。

他突然对以后生活有了那么一丝期待。

郁婉卿睁大眼睛,笑眯眯地开口:“随便猜猜而已。”

她当然不是随便猜的。

隔壁安宁侯后院里养了条大狼狗,长得凶神恶煞,还有一把好嗓子,夜夜歌声嘹亮,可胆子却只有指甲盖大小,一旦外面有陌生人经过它便低声呜咽装可怜。

从凤萧出现,它便呜咽不止,说明外面有人来来回回。

况且她有自知之明,她还没重要到能让他记挂在心上的程度,他身上还有淡淡血腥味,遇见她纯属巧合。

凤萧垂眸,算是默认:“说吧,你的要求。”

郁婉卿笑得像只得逞的小狐狸,“很简单,聘礼越简单越好,最好金银珠宝值钱货一样没有。”

那两个贪财女人休想从她身上搜刮一分钱。

凤萧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可以。不过你不担心别人笑话你?”

郁婉卿学着他单手托腮,不以为意:“名声既不当吃又不当喝,不重要。”

首先,名声这东西她基本上没有。

其次,他以为他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嫁给他,命都快没了,名声难道比命还重要?

凤萧扬了扬眉,心情愉悦地说:“你很特别。”

郁婉卿猜不透他这句话的意思,回答得滴水不漏:“芸芸众生,每个人都有其特别之处。”

“是吗?”凤萧意味不明地问。

郁婉卿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凤萧:“我之前有过五位未婚妻,她们都在成亲前一天暴毙而亡,死无全尸。”

郁婉卿:“能直接一把火把我烧成灰烬?我不想肿成发面馒头然后腐烂,也不想被野兽分食。”

凤萧笑出声,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我可没说死无全尸的是我那五位未婚妻,她们啊,现在指不定在哪个角落风餐露宿、颠沛流离,但愿她们没有后悔她们的选择。”

嫁给他还是要自由,她们不约而同选择后者。

他从来不会强人所难。

郁婉卿眼睛一亮:“那我——”

“我自然也会尊重你的选择。”凤萧微笑着问,“定西侯府几百口性命和自由,你选择哪个?”

郁婉卿瞪圆了眼睛:“你也是这么问她们的?”

“问题因人而异,不行?”凤萧将手搭在她肩上,“你也别太有心理负担,我这个人心善,不想乱造杀孽,也见不得血光,所以到最后死得可能只有你父亲和你一起长大的大姐和小妹。”

郁婉卿如坠冰窟,冷冷看着他:“既然如此,何必让我选?”

平白让她白高兴一场,就为了证明他不会强人所难?

凤萧:“我乐意!”

郁婉卿咬牙:“信不信我大叫一声引人过来?”

凤萧表情淡淡:“你可以试试。”

郁婉卿彻底无语。

这人果真阴晴不定,心思难测,油盐不进。

忽然——

“啊!”

郁竹芳一声尖叫划破夜空。

气氛瞬间凝固,呼吸像是被冻住。

凤萧平静地抬头,锐利视线仿佛能穿透门板,像是在看一个死物,那般空洞遥远。

在他起身时,郁婉卿眼疾手快抓住他胳膊:“她不是故意的!”

凤萧语调冷淡:“所以呢?”

扣!

扣扣扣!

接连不断的叩门声一下一下似乎是敲在郁婉卿心上,她咽了口唾沫道:“所以你要不先躲躲?”

凤萧横死定西侯府,他那些手下肯定要讨个说法,讨论来讨论去最终倒霉的还是侯府下人。

凤萧:“滚进来!”

话落,门被推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走进来,看了眼郁婉卿又看了看凤萧才缓缓跪下,恭敬道:“属下救驾来迟,请王爷恕罪!”

凤萧面无表情,“可有活口?”

“有,我连夜派人审讯,一定能问出是何人指使。”

“不必,全杀了罢。”

男人震惊抬头:“可是......”

郁婉卿目瞪口呆,***,太残暴了。

凤萧从袖口摸出手帕捂住口鼻,满脸嫌弃:“想要我命的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重刑之下不是和盘托出就是互相攀咬,还得派人查证,劳神费力又费财,又不能打消对方想要我命的想法。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也算做了桩好事儿。”

凤萧说完偏头又对郁婉卿道:“卿卿,我这么强大又善良,嫁给我有什么不好?”

郁婉卿:“......”

卿卿?!

呕!

不止起了鸡皮疙瘩,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至于善良,拜托你照照镜子,这两个字和你八竿子打不着好么!

凤萧也不期望从她这儿得到什么回答,他抓住她的手将扳指往上面一套,道:“今晚算你欠我一条命,我不要你当牛做马,以身相许就够了!”

郁婉卿撇撇嘴,她实在不能理解他的逻辑,注定成亲的两个人扯什么以身相许?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