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高天玲儿是什么小说 一切以系统为准慢飞

2021-09-25 12:01

一切以系统为准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高天玲儿的书名叫《一切以系统为准》,这本书是作者慢飞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高天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与前世不同,这个世界没有极力发展科技,反倒玄学一骑绝尘。而这个时候,高天的系统到账了。他嘴角一瞥:小样,你终于来了

《一切以系统为准》 第1章 免费试读

武纪一百二十七年。

炎武国,明风城,高家大院内。

清晨,高天被一旁的侍女叫醒。

高天不情愿的坐了起来,随后打个哈欠,伸出手。

一旁的侍女十分熟练的给高天穿上衣服,一边整理着高天的袖袍,一边开口:“少爷,今天是我们高家拜祖祠的日子,您可千万不能再睡了。”

高天扒拉两下衣服上的束带,带着迷糊的嗓音:“知道了玲儿姐。我也不小了。”

被高天唤作玲儿姐的侍女咯咯笑出声来:“我这也是担心你吗,上一次家主大寿,就少爷你睡过头了。少爷你难道还不记得了吗?”说着屈指弹了一下高天的脑袋。

“玲儿姐这能怪我吗?那次是我吃坏了肚子第二天才没起的来的。”高天红着脸小声的kangyi道,只是声音奶声奶气又惹得玲儿咯咯直笑。

“好了少爷,我去准备早饭了。盆里有热水,毛巾也在里面。”玲儿抱着一堆衣物走了出去,突然又回头,盯着高天,紧张的说道:“可千万不要再睡过了啊!”说着出了门,刚出门有走回门口,脑袋探了进来,目光满是担忧:“可不要再睡了!”

“知道啦!”高天无奈的高喊回去。

玲儿这才出了门,只是目光还是满不信任。高天无奈的摇摇头。

高天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与前世不同,这个世界没有极力发展科技,反倒玄学一骑绝尘。

至于玲儿嘴里说的上次,那是高天五岁之时,恰逢新任家主也就是高天的父亲,高震四十大寿。九为极,十为满,逢十加上上任家主,怎么也得好好庆祝。

偏偏这个时候,高天的外挂到账了。

没错,怎么说穿越也得给个金手指吧,不然把我们高天大少爷穿过来玩吗?还是当个帝国吉祥物?

问题就出在这个外挂上,当日,高天兴冲冲刚出房门,脑中就闪现出一片炫目白光,眼中只有一个光团,随后就不省人事。

把高天母亲尤氏吓的不轻,赶忙抱进了屋子,高天身上又一片滚烫,尤氏喊了侍女,打来凉水,顾不上使唤下人,自己端了盆凉水浸湿毛巾,叠好放在高天额上。如此这般整整照顾了一夜。

于是嘛,第二天高家就传出高家三少爷在自己老爹大寿之日酩酊大睡的名头。

高家虽不及皇家,但也是一大世家,其中明里暗里的规矩也不比皇家少,若是让大房二房知道三少爷大病一场,指不定要传出怎样的风言风语。所以高天母亲尤氏隐瞒此事也不是没有道理。

话说回来,高天草草洗漱一番,大大咧咧走至房前小院,深吸口气,摆出架势,随后双臂缓缓交错挥舞。脑中观想太极阳升阴降,泾渭分明却相互交融。高天意识沉浸,能看到的不止太极图。

还有太极熟练进度条,以及系统加载的进度条。

一炷香后高天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进度条,太极熟练度总算圆满了。

两年了,整整两年,偷偷摸摸练习自己出现在脑中的太极拳,终于在今日大圆满。

只是系统加载还没结束。高天刚刚小小的喜悦又完全消失,哀叹一声,随后长出一口气,接着蹦蹦跳跳,随意挥挥拳踢踢腿。

要问他干嘛?

唉,高天心里苦,人生如戏。

果不其然,蹦跳没多久,玲儿就回来了。

以往小说的经验,暴露太早准没好事。并不是所有主角有天赋都是好下场,万一族中之人觊觎,万一大夫人二夫人嫉妒,最重要的是,此时的高天没有资格修习武技。因为按照规矩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到八岁测完灵根之后才行。

“少爷你别乱动了,衣服都要乱了。”玲儿很不满,抱怨道。

“玲儿姐,每天早上不动几下我心里难受。”要不是为了掩盖我练太极,我才不傻愣愣的蹦呢。当然后面那句不能说出来。

玲儿拉住高天,看他头上皆是汗水,体贴的用袖袍给高天擦了擦,随后捏了捏高天红扑扑的小脸,道:“你呀你,明明今天就是祭祖大典,还不稳重一些。”

高天嗅着玲儿衣袖好闻的味道,露出一个傻笑。

“少爷,走吧,是时候见家主夫人他们了。”玲儿擦完脸,轻轻揉了揉高天的头。

唉,高天叹了口气,“祭祖大典只能傻站着。”

“少爷!”玲儿叫了一声,“等会出门了可不要这么说,若是旁人听了,安上一个不敬先祖的名头,少爷免不了受一顿皮肉之苦。”

一听这话,高天赶忙捂住了嘴,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人缓缓走出了小院。

高天虽说穿越至今已经七个年头,他却是想不起任何有关自己前世死没死,怎么过来的。但是高天脑海之中前世的记忆一直在。

他小时候的画面,上学时的画面,工作的画面,以及和朋友玩闹的画面,虽然社畜的生活也就那样,可是完全不影响他苦中作乐当一条咸鱼。再然后的记忆就模糊以至于记不起来了。

也不知道范白怎么样了。范白是高天玩到大的朋友,一起闯荡,一块工作,一块喝酒,是交心的朋友。最后一段记忆里的范白也是模糊起来。

好在高天接受能力不算差,快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摆清自己的定位,虽然没有电子设备之类的取乐,也没有小说,动漫之类的能看。不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往后还能学***武技,一想到这个高天十分满意。

哪有比现实版RPG更让人高兴的了呢,还有金手指,虽然没有完全启动,不过至少有啊,也没有像其他小说里的主角被退婚,被暗杀,被抛弃,被背叛。虽然现在平淡了点但总比他们地狱开局舒服吧。高天很知足了。况且,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高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啊。

高家可是第五世家,底蕴深厚,盘踞明风城中犹如镇城神兽,巧的是不但高家在此城之中,魏,钟两家也在。争斗已久,各家都想着能独占明风城。

因此各个家族都有专门教育小辈的学堂,校场,器殿,及书阁。

高天这般年纪的小屁孩,三岁便要去那学堂学习,七岁经过天赋检验,便要去那书阁选***,去那器殿炼人生

中第一把趁手的兵器,随后便在校场练功,厮杀!与那仙家宗派很是相似了。

这里不得不提,高天重生的国度由一朝统治,亦有三宗六派,一院一阁一楼。其余门派多如繁星,不计其数。

一朝乃武朝,方圆万万里,子民无数。有三将,一师一相。修为高深莫测。

首都武昌,天子脚下,万民朝拜,百姓安居乐业,可谓国泰民安。

至于真假,呵,高天也不知道。

三宗为御灵宗,真阳宗,乾定宗。

以御灵宗为首,乾定为末。

其实看到排名高天就笑了。御灵与真阳先不论,乾定宗必然在最后!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乾坤不由我武朝来定,让你一个宗门来定??!!

所以乾定宗必然会受到武朝打压。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六派暂且不提。

一院是国院天武学院,由一师也是国师公孙昌掌管,每年立春广招学徒。各地皆有分院。

一阁是万宝阁,名字俗了点但名副其实,富可敌国,其实力亦是不容小觑。

一楼乃是花月楼,只收女子,全国各地风月会所,各大酒楼皆有她们的身影,只是楼中卖艺不卖身。

最后则是,千年来,这三宗六派,一院一阁一楼屹立不倒,从未有哪个势力取代。

不一会,高天便到了高家大厅前门。玲儿乖巧了退了下去,她不是高家人,自然不用参加,而且高天小院也就她于高天两人,高天的饮食起居都是她来照顾。

高天看着玲儿走了,也就扭头进了大厅,大厅内部不小,可容纳三百人的样子,此刻需要到大厅来的也只是高家最亲的嫡系血脉。

大厅首座坐着的男子就是高家之主,高震了。高震此刻和三位夫人聊着天。

高天乖乖走上前去行礼,待高震点了点头之后方才退到母亲身旁。高天耷拉着眉眼,默不作声。打量了四周,目前不过寥寥几人,多数人还未到呢。

一阵脚步声传来,高天抬头看了看,是大少爷,高宏。高宏先是规规矩矩行礼,随后等高震点了点头又看到了高天,眉头一挑,缓步走来,随后开口:“三弟今日来的真早,知耻而后勇,为兄甚慰。”

就在高宏慢慢走过来后,大厅此时已有二十几人,各自交谈声音虽说不大,但人多了,总是嘈杂。因此正与他人寒暄的尤氏自然没有注意到高宏说了什么。

高天微笑,微微行礼:“大哥说的是。总不能犯同一个错误。”

高宏眼睛闪了闪,缓缓开口:“三弟可要好好注意身体,身体第一啊。上次终究情有可原,为兄也不会多说什么。”

高天依旧微笑:“劳烦大哥记挂,最近身体好得很,多谢大哥关心。上次不过是我贪睡,母亲已经教导过我了。”

高宏终究十二的年纪,也想不到说什么,毕竟高天这个三弟恭恭敬敬,也没有逾越,倒也不好死揪着高天上次出丑一事不放。不过转念一想,高宏又问:“三弟你可知,祭祖之时,凡是有天资的小辈将会得到先祖庇佑甚至指点传承。”

“竟有这样的机缘?”高天故作惊讶道“不过我资质驽钝,不像大哥八岁之时测出千年一遇天级金灵根。若真有先祖赐福定会选上大哥才是,这才不浪费大哥的天赋。”

高宏听了十分高兴,高天小马屁拍的他很是舒爽,不自觉飘飘然了起来:“三弟吉言,还望三弟不要气馁,你还过一年才测灵根,想来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以后若是有麻烦,尽管来找大哥。”

高天很是狗腿的应了声:“多谢大哥。”心里也是乐了起来,一开始高宏来找麻烦想必是听了其母亲的话,只是高天三言两语一顿夸,直接化解了高宏的算盘,还让他说出罩着高天这样的话,很有意思。说到底,高宏不过一十二的年纪,哪里能与高天相比。

陆陆续续人到的差不多了。

家主高震见人到齐了,高震大手一挥,一群人浩浩荡荡走向后山祖祠。以高震为首的最前头百十人都是嫡亲。

大长老,二长老等人却是没有过来,习俗也不需要他们过来。

百十来号人进了族殿,外面又站了旁支数千人,规模庞大浩浩荡荡。

高天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胡来,百无聊赖的站着。

听着一大串冗长复杂的祷文,随后就是祭祀高举双手,高喊:“拜先祖!”

随后殿里殿外乌泱泱一大帮子人跪拜在地上,拜了三拜。

突然,殿中一块木牌,那是高家第十一代家主的灵牌,大放光芒,形成一个光团后快速飞向空中。

众人惊呼,“此乃列祖列宗显灵了啊!”

“难道是三百年未见的先祖赐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