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修仙奶爸纵横都市最新更新 秦歌司徒天宇免费读

2021-09-27 12:00

修仙奶爸纵横都市

推荐指数:10分

修仙奶爸纵横都市主人公叫秦歌司徒天宇,是作者光流星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当然可以,那么,唐先生还想看看我其他的宝贝吗?”

《修仙奶爸纵横都市》 第1章 仙界归来 免费试读

深夜。

正值六月最炎热的天气,江流市却飘起了鹅毛大雪,江流市最高的建筑顶层,一个男人负手而立,脚下的水泥地板已经被冰完全覆盖,几乎冻的开裂。

男人身着一袭古装白衣,黑发随意披散着,他的容貌相当俊美,特别是那双眼睛,在黑夜中仿佛星辰般璀璨,令人不自觉深陷其中。

男人抬起手,身周的雪花飞舞起来,在他身周环绕,举手投足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要冻结。

他微微仰头,一轮弯月悬挂在夜空中,看似遥远,对他来说却触手可及。

“一万年了……”

“我终于回来了……”

谁都无法想到,六年前,秦歌在赶往妻子生产的医院时遭遇车祸。

濒死之际,恰巧一位仙帝踏空而来从黑白无常手里把他抢了回来,仙帝告诉他有着天星之吉,专门为他逆天改命,助他起死回生,并将他带往蓬莱仙界收为弟子。

他在那苦苦修炼了一万年,终于登临帝位,超越了自己的师父。

可是,对于秦歌来说,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一万年里,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人,思念妻子,思念自己那还未出生的孩子。

哪怕只能看她们一眼,就要舍弃这一万年来得到的一切东西,秦慕也毫不犹豫。

终于,已然成为仙帝的他撕开无尽虚空,横渡无数空间。

竟然真的让他回到了现世!

这一万年来的修仙经历恍若一场大梦,而如今,这场梦终于醒了。

一睁眼,眼前不再是那些光怪陆离,妖魔横行的仙界,而是高楼大厦林立,车辆川流不息的地球,更重要的是,一万年的现世似乎没有大变样。

但相比于尔虞我诈满地尸山血海的仙界,现世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逸可亲,就连以往那令人厌恶的汽车废气味,都有一种让人喜欢的熟悉味道。

秦歌伸手横跨虚空,从一个手机店里拿走了一部手机。

“我在仙界过了一万年,这里却才过去六年。”

他在仙界整整一万年,历经险阻,斩杀了不知多少强敌,经历无数尔虞我诈,数次几乎被抹杀,才终于成就大道,登临仙帝之位,号称“最强冰帝”。

而现世上,只过去了短短六年时间!

这么说,他的老婆,他的女儿,应该还活着才对。

那么看来,他还有一个温馨的家。

秦歌几千年未曾变化表情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他低声喃喃,言语中极尽温柔与思念。

“雅儿,我回来了…..我们的孩子,出生了吗?叫什么名字呢?”

说完,他再也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大手一挥,一道虚空裂缝轻易被撕开,顿时,一股磅礴的气势骤然从他身上爆发开来,所有的落雪像是时间停止了一般悬浮在空中。

每一片雪花都成了秦歌的眼睛、耳朵、甚至是鼻子,一股无边无际的神识瞬间笼罩住了整个江流市。

只不过瞬息,他就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下一刻,秦歌直接迈入虚空,化为一道残影踏着雪花前进。

漫天的雪花仿佛受到指引,在他前进的道路上凝聚。

从远处看去,江流市的上空,宛若有一条冰雪凝聚成的通天大道!

与此同时,江流市各处都在暗中躁动起来,所有名门世家都从梦中惊醒,看着天空齐齐脸色剧变,他们感受到了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抗衡的力量,几乎不受控制的跪在地上朝着一个方向拜了下去。

百鸟朝凤!

他们将头深深磕在地上,不敢抬起半分,并且咬紧牙关克制住那股几乎要钻进他们身体的极寒,脑海中只有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

江流区星城小区的一个房间内。

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跪在地上,满脸都是泪水。

在她身后,有一个中年妇人,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补妆。

这个妇人在自己粗糙的脸上涂上化妆品,时而出声咒骂两句小女孩。

“你这个小***,叫你偷吃我家宝贝思思的零食!”

“也不看是谁把你养大的,要不是我,你早就饿死了!”

“是思思给我的,我没有偷……”

“哎呦,你还敢还嘴,胆子大了?”

妇人直接一脚踹在小女孩的背上,差点把她踹倒在地,矮小瘦弱的小女孩不敢再还嘴,只能低垂着头跪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身上穿着不合适的旧连衣裙,膝盖已经跪的青紫。

却不料这妇人越说越起劲,“都怪你妈那个小***,生出你这么个野孩子就死了,还把你这个累赘丢给家族。”

听到这句话,小女孩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她忍着泪水,怯生生的道:“音音不是野孩子……音音还有爸爸……”

那妇人冷笑一声讥讽道:“哟,还想着你爸爸呢,你爸爸已经不要你了,不是死了就是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呢。”

“他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呢,你只是一个没人要的私生子,就是个野孩子!”

这番冷嘲热讽宛如一把最尖利的刀子,直直的刺向小女孩那稚嫩的心灵。

小女孩怔怔的跪着,过了一会突然开始嚎啕大哭,“不是的,外公说过爸爸会回来接我的!”

“爸爸……你什么时候才来接我,音音好想你……”

这句话断断续续了好几次,小女孩的抽泣声里含着撕心裂肺的悲伤。

那妇人被吵的心烦,顿时站起身来,横眉倒竖,怒火中烧的骂道:

“你个小***还敢哭,吵到我家宝贝思思睡觉,我非打死你不可。”

说罢,她提起一根鸡毛掸子,恶狠狠的撸起袖子,向小女孩走去。

小女孩满脸恐惧的向后退去,一边退一边哭喊着求饶:“婶婶,音音知道错了……不要再打音音了……”

妇人一步步走近,看着小女孩充满恐惧的小脸,露出病态的笑容。

这个小女孩的妈妈死于难产大出血,于是家族把抚养权交给了也刚生孩子不久的她。

这种未婚先孕的私生女,本就不该活在世上,要不是贪图家族那个老不死的每个月寄来高昂的抚养费,妇人才懒得管这种小屁孩的死活。

至于这个小孩子的爸爸,听说六年前就失联了,估计早就死了。

就算还活着,一个没有家世背景的普通人,都不敢出现和女儿相认,估计已经和别的女人逍遥快活去了。

终于,小女孩被逼到了墙角,痛苦无助的闭上了双眼,一张***的小脸上毫无血色,她颤抖着身子,低声念着爸爸,仿佛这样就能减轻几分痛苦。

“不准念,给我闭嘴!你这个小野种!”

妇人咒骂着举起了鸡毛掸子,就要狠狠的抽下去。

然而等了许久,鸡毛掸子迟迟没有落下来。

小女孩疑惑的睁开眼睛。

妇人保持着举起鸡毛掸子的动作,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就连手上的鸡毛掸子都没有幸免,只有一双眼睛还能转动,眼中满是惊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