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沈灵熙寅瑾南嫣小说名字 彼岸花开,断肠尽章节试读

2021-09-28 06:00

彼岸花开,断肠尽

推荐指数:10分

《彼岸花开,断肠尽》男女主角为沈灵熙寅瑾南嫣,是山谷俗人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小说,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沈将军一点也不忌讳赞美对手,胸怀豁达。而灵熙听着也开心。不管她与也烈是怎样的真实身份,但内内心,却把他当做挚友。“只遗憾也烈对权利影响力并不感兴趣。他渴望自由,飘缈四海!”

《彼岸花开,断肠尽》 第2章 第2章 免费试读

她给周成明打电话,告知无玄大师听了她的意见,不修古物之后,周成明在电话那边的怒火简直要掀翻整个欧洲。

“南嫣,你别任性。你以为我跋山涉水找到无玄大师,死皮赖脸要修复这批物件,是为了那点破佣金?我告诉你,不是。南嫣,你自己想想,你多久没遇到让你心仪,让你有冲动想修复的东西?你再这么下去,你就要完了,你知道吗?你才思枯竭,你麻木,你没有灵气了,你知道吗,南嫣!”

“你再这么下去,你就要完蛋了!”

周成明越骂,越起劲,恨铁不成钢,皇帝不急太监急。

“没有灵气,那就不修。”南嫣也说气话。

“你暴殄天物,你糟蹋自己。你生来就是吃这口饭的命!”

南嫣握着电话,轻轻的笑了,笑容很苦。

周成明说的不错。这就是她的命。她从出生起,大家就说她有天赋,对这些古代的东西,无师自通。

小时候,母亲带她去亲戚家做客,看到亲戚摆放在客厅的字画,瓷器,她能准确无误的判断出来自哪朝哪代,能判断出是真品还是赝品。最初时,母亲觉得她是胡说八道,没理会。

后来上学后,对历史更是无师自通。对朝代变迁,对战争,对各朝各代名将,她根本无需看书听课,便能倒背如流。甚至有次与老师争论一个时间轴的错误而面红耳赤,最后老师翻阅了大量古籍,才发现她说的是对的。那时候,家人只当她是记忆力好,能过目不忘。

最后,她被大众知晓,是宝物鉴定的节目红遍大江南北时,电视里每展示一件宝物,她便能一眼就看出真假,从来没有失误过。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开了,家里有祖上留下的物件的人陆陆续续找上门来求她看一眼,甚至有一些专业的收藏家,但凡要入手一件宝物时,便会带上她去鉴定。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已严重影响到她一家人的正常生活。除了买家无休无止的找她鉴别之外,想赚钱的卖家更是对她威逼利诱,让她以假乱真,她不胜其烦,便不再帮人鉴定了。

直到后来,她遇到了周成明的父亲,收她为徒,教她修复的手艺,她很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了当今最炙手可热的古物修复师。

这两年,随着父母的去世,随着她经常做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她的心便一天一天的干枯了。

周成明骂她骂的对,但她并不在意。她肯答应来拉萨,有一个更大的原因便是拜见无玄大师。从她母亲去世之后,她怀疑母亲有心愿未了,灵魂不散。那些梦境,或许是她母亲托梦给她。

无玄大师似了解她的心愿,嗓音沉沉的说道。

“想让往生者走三善道轮回,永登极乐世界,必须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超度。你若方便,可在寺院住下,每日晨起背诵***,晚上打坐祈福,方可凑效。”

“好。”

南嫣被安排在寺庙最靠里的客房,四周幽深僻静,房屋古色古香,没有一点现代生活的痕迹,这里保留有最原始的建筑。她这一天累极了,本是沾床就睡。

“叩,叩,叩”门口却传来敲门之声。

是无玄大师的那位弟子,送来装文物的檀木箱子,递到南嫣的面前,问

“这是您落下的东西吗?”弟子问。

“不是。”南嫣摇头。

“无玄大师说这是您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说着,不由分就塞到南嫣的怀里,转身就走。

南嫣不明所以,打开檀木箱子,里面果然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件古物,夜风清冽,四周寂静的只能听见远处钟摆的声音。

她抱着箱子回房,不知无玄大师为何送来这个?

她打开,一件一件欣赏。历史的厚重感迎面而来,但更奇怪的是,越看越觉得熟悉,仿佛这些东西曾经就这样在她手心中把玩过一样。

她不知道看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便睡了过去。

依然是做梦。

梦里,寅瑾抱着她旋转:

“阿兮,我带你回宫。”

“阿兮,我一定许你这一生,这一世,最妥帖快乐的日子。”

“阿兮,我要让你成为这天下最幸福的女子。”

她欢天喜地跟着他去宫里。

后来,他说:

“阿兮,这是我生在帝王家的命运,必须去抢,去夺,我才能许你最大的幸福。你放心,我娶北厥国仓若钰为妃,只是权宜之计。”

可这权宜之计成了事实,仓若钰怀孕了。而她被打入冷宫,从此孤灯相伴。

这一夜的梦,反反复复,梦境越来越有血有肉。

到了下半夜,她便清醒了,坐起身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上网查周公解梦。然而网上没有任何信息能解释她这样一个完整的,带着故事性的梦意味着什么。

熬了大半夜,直到清晨听到寺庙敲钟的声响,她才起来,去拜见无玄大师。无玄大师见她疲惫不堪的样子,摇了摇头。

带着她盘腿坐在蒲团上诵读***。袅袅沉香,无玄大师平稳无波的声音由远而近,由近而远的似隔空传来。她心神恍惚,似乎听到母亲的声音,在她极小的时候对她说。

“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能力,否则会被人当成怪物来看。”

咚……咚……咚……

无玄大师停止了诵经,而是敲了三下木鱼,南嫣才从那阵恍惚之中清醒过来。

“你母亲早已永登极乐世界,反而是你,心魔难除。”

“心魔?”她反问。

“施主,你前缘未了,善有人苦苦惦记,这一世才会诸多烦忧,放下,方得始终。”

“我该如何做?”

“从哪里来,该由哪里去。”无玄大师双目清明,看着她,仿佛在看着遥远的过去。

“我从哪里来?”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自有定数。”

无玄大师不再说话,而是目送她离开。

周成明偶尔会给她打越洋电话,语气里早已忘记之前的不愉快,电话内容都是听他絮絮叨叨在国外的所见所闻,分享大事小事。

南嫣不吱声,也不挂断。如果有事忙,便会开了免提,任他自言自语,而自己忙自己的事。他俩都没有朋友,亲人也都已经不在世,所以感情虽谈不上热络,但彼此心中以兄妹相称。

“南嫣,我想定下来,不想再漂泊了。”周成明忽然感伤。

而南嫣正在翻着一本地藏经,正看到万法皆是因缘所生,即是因,也是果。如果超度众身,脱离六道轮回。脑子里便想起了无玄大师说的,由哪里来,回哪里去。所以心不在焉的听着周成明的话。

“南嫣,你在听吗?”

“嗯。”

“我说我想定下来了,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再也不飘泊。”

“你早该这么想,师父也不会被你气死。”南嫣脱口而出。

周成明确愣在电话那头,沉默不语。

“我挂了。”

“再见。”

南嫣挂了免提,继续看地藏经。窗外的天,乌云密布,似要下大雨。索性躺回床上补眠,昨夜被梦境干扰,便未睡好。

外面风雨大作,窗户被风吹的哐当作响。她竟然又做梦了,越来越清晰的梦,甚至能体会到梦中的痛楚。

梦里,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之下,整个木制的窗户像被雷电劈成两半,屋内也随着闪电,被照的苍白。

她躺在一张冰凉的床上,肚子绞痛,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一粒一粒的冒出来。旁边站着一个老妇,哭着对她说。

“六姑娘,你再忍忍,大夫马上就到。”

她已经痛的精神恍惚,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大夫不会来的,大夫不会来这无人问津的六池宫。随着一阵一阵的剧痛,她的身体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是血,染红了整个床单。

一旁的老妇惊惧的喊道。

“六姑娘,你撑着啊。”老妇已惊慌失措,哭的不能自己。

“你别哭,去叫三王爷寅瑾来。”她算平静。

“好,好,我马上去,我马上去。”老妇踉跄着,连伞也未撑,便赤脚跑了出去。

风停了,雨也停了,她面如死灰躺在床上。

许久之后,老妇才回来。如她所料,一个人回来的,噗通一声跪在她的床前。

“三王爷不肯来,他说六池宫里人的死活,他不管。”

“六姑娘,对不起。”

老妇跪在床前哭声凄厉,比她这个流了产的女人还凄厉。

“他在哪里?”

“在钰妃的房内。”

一瞬间,她的脸成了死灰色。

血已不再流了,她挣扎着爬了起来,不顾老妇的拉扯。一个人走出了这座冷冰冰的六池宫,目光茫然,力气已被抽空。

此生,再无可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