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八零年的幸福时光小说(宋德邻顾贤)章节阅读

2021-09-28 12:00

八零年的幸福时光

推荐指数:10分

《八零年的幸福时光》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宋德邻顾贤,由赚钱买肉肉最新创作,目前已完结。宋德邻心里稍微暖和了一点,她虽然坚强,但到底是个女人,也不会防身,面对这些来来回回、不讲道理的野人,实在是无计可施。她把哭得厉害的顾贤拽住,向他后退一步,“谢谢你,你必须要救我。”

《八零年的幸福时光》 第1章 寻死不成换了灵魂 免费试读

正是三月好时候,春风吹拂大地,万物复苏,杏花村的杏花全开了,粉白粉白,将错落的村庄尽数遮掩,宛若世外桃源。

一条河自两山之间流淌而下,杏花村就分布在河的两边,村里的人们担水是从这河里,洗衣洗菜也仍是这河里,若是谁家过日子吵嘴想不开了,自然还是这河里。

远远,一道呼唤传来。

“邻丫头,别想不开啊,作甚傻事也得想着自个儿孩子啊!”

寻着声音看过去,一个约莫20岁的妇女头上绑着白布,往河里跑着,身后追着个40岁的中年妇女。

前者悲壮,后者焦急。

眼瞅着后者就要抓住那年轻妇女,她却已经到了河边,纵身一跃。

“噗通!”河水湍急,瞬间没了踪影。

“哎呦,快来人啊,出人命了,不好了,快来人啊。”中年妇女拍着巴掌朝着四处哭喊着。

此时,正是清晨,正好都是来担水的汉子,听了这话,立即放下手中的扁担水桶,一连两三个朝着河里跳去。

可惜了,河水太深,捞了快半个小时才把***从河水里捞起来,长得可人的***,脸色煞白泛青,嘴唇乌紫,救人的汉子们纷纷摇头,挥挥手:“准备后事罢。”

“我可怜的儿媳啊,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啊,怎么就要去寻死了呢……”妇女伏在她身上哭得肩头攒动。

蓦地,那死的透透的人,却动了动眼睫,倏地睁开了眼。

只是眼里的神色和先前的卑躬软弱不同,变得坚毅,脑海里一***的记忆像是倒带似得钻进她的脑海里。

这具身体叫宋德邻,去年刚刚死了老公,今年婆家人就迫不及待的给她找了下家,要把她嫁给同村的鳏夫。

却不想这一向柔柔弱弱的宋德邻居然刚烈的宁死不从,跳河寻了死,才让她这冤死的不得超生的鬼,得以借这身子还魂。

罢了,她既得了这宋德邻的身子,就为她解了这气吧。

谁耍心机叫她嫁人,谁逼她跳河,她统统不会放过。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宋德邻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金秀兰,径直坐起来,身上湿哒哒的,早春的天还是很冷啊,她得先回家,找套干净的衣服换上。

“邻、邻丫头,你……你没事了?”金秀兰眨着眼睛,哭声愣住,惊讶的打量着她。

“恩,回家。”

宋德邻无视金秀兰的诧异,直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这八成是淹坏脑袋了。”

“肯定的,也有可能是气的蒙心了。”

“顾家也忒不厚道,儿媳守寡呢,居然就要给嫁出去,这是多不待见啊。”

“不厚道、不做人事……渍渍渍……”

金秀兰被说的脸青一阵红一阵,迈着小碎步跟在宋德邻后边逃也似得走了。

回了顾家大院儿。

仿四合院的回字型建筑,除了西边那三间是青砖砌的,别个都是土坯。北边六间是大房家的,东边四间是三房家的,南边是公家大厨房带着八十岁高寿的老太太独居一间,西边三间青砖房就是小房家的,虽然各自都有了孙子,却仍旧住一个院里,唯独二房家早早在外面成家就没回来过。

宋德邻推开院门,朝着自家三间屋屋走去,迎面一个肉嘟嘟的穿着花布背心的小团子掀开帘子从屋里朝着她扑过来,一把抱住她的双腿。

“呜呜呜,妈妈,你不要嫁人,也不要死,馅儿不要没了爸爸还没妈妈,馅儿不要这么可怜,呜呜呜……”

宋德邻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小团子,粉粉的小脸蛋上一双乌黑的眼睛忽闪,此时吧嗒吧嗒的滚着泪珠儿,一下就叫她的心软了下来。

这是顾贤,小名叫馅儿,今年才5岁,就没了爸爸,真可怜。

宋德邻伸手揩了揩他的眼,低着头柔声说道:“乖啊,妈妈不会死了,妈妈以后好好护着你,好不?”

“真的?”顾贤扬着小脸,心有余悸。

“当然是真的。”宋德邻浅笑,杏仁眼眯成了月牙。

见着眼前温馨的场景,金秀兰心里悔恨万分,怪自己不该耳根子软,放着这么好的儿媳妇,还要给逼着嫁出去。

前些天老大家的来找她,跟她说村头的李鳏夫找她来说媒,要娶宋德邻。这李鳏夫只有一个六岁的闺女,长得也好看,邻丫头嫁过去两家隔得近,到时候处的好两家并了一家过,顾贤儿大了没钱娶老婆也可以直接大红被子一合娶了义姐。

金秀兰年轻守寡,年长又失了儿子,一来受了打击,二来受了挑唆就同意,连聘都收了,今早刚想着和这邻丫头说说,却不想其一听,就羞愤寻死跳河。

想到这,金秀兰心里又是愧疚,叹了口气:“邻丫头,妈对不住你,这亲事,我再不提了。”

“那可不行啊,弟妹,这钱你都收了,哪有反悔的道理?”

几个人朝着这边走来,说话的是顾家大房儿媳妇赵淑芬,她面色为难,透着歉意,亲热的拉住了宋德邻的手:“邻丫头啊,这大老李人挺好,长相也好,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我们都知道你对世勋情真意切,但是总不能这么年轻就守着他的亡灵过一辈子,你金秀兰是30岁守寡,现在都十几年了,你可以问问她,当寡妇的日子到底有多难。”

说完,她朝着金秀兰使了使眼色。

金秀兰干枯消瘦的脸上深陷的眼窝闪了闪,往事如同江浪涌了上来,逼的她眼睛一酸。

“是啊,邻丫头,年少守寡,很苦的。”

宋德邻扭头打量了下她们,眼睛微眯着,神色不明。

呵,她这个金秀兰,刚才说的好听,再不提来的,这么快就打脸了?还有这个大婶婶,这么着急劝她赶紧嫁,是怕她把聘礼钱要回去吧?

赵淑芬和金秀兰被她这寒意深深的眼神看得一惧。

“邻、邻丫头,你这是怎么了?”赵淑芬瑟缩一下,眉头一挑,“我们这可是为了你好啊,你别不识好人心,把一家人当仇人,让旁人看了笑话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