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重生1992之至尊国医首发小说 叶天星王小翠

2021-09-28 18:00

重生1992之至尊国医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叶天星王小翠的书名叫《重生1992之至尊国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千年核桃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叶天星本是拥有绝世医术的国医至尊,却重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贫穷小山村,成为了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不甘心平凡的他立志重新崛起,却忽然发现,这己经不是那个过去的世界,国医界正在生死存亡之际......

《重生1992之至尊国医》 第5章 免费试读

原来的叶三不知道是每天太忙还是太懒,这院子破旧的不成样子,惟一一间能住人的屋子也乱糟糟的。

好在基础还在,有些家具也还能用,稍加收拾,也就可以将就着住了。

叶天星一穷二白,兜里比脸还要干净。王小翠也没有钱。他们家的钱都被胡娟管着,向她那丈母娘去要钱,叶天星张不开嘴。

他想了想,凭着原来叶三的记忆,在这破屋里翻了半天,终于翻出了用塑料袋包着的五块两角钱跟几张粮票,还有一把形状奇特的小刀。

这些是两年前,他死去的劁猪匠师父留给叶三的遗产。

叶天星看看时间,这时大概是上午十点多,而且他还想起来,今天是镇上赶大集的日子,他琢磨着先去买点东西,或者看看有什么赚钱的门路。

与王小翠和小薇打过招呼,叶天星正准备去镇上赶大集的时候,院子门忽然开了,进来两个人,正是他亲爱的小舅子王飞,还有那个时髦女郎林洁。

王飞和林洁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叶天星,像是看见鬼一样,吓了一跳。王飞大着胆子道:“叶三,你这么快就好了?”

原来,昨天叶天星满身是血的样子,王飞他们也看见了。其实,今天他们来这里,就是想趁着叶天星受伤不起的时候,再劝劝姐姐王小翠,或者干脆直接把小薇带走。

毕竟,一个捡来的孩子,能卖五千块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王飞在镇上的录像厅里看场子,而林洁则是个洗头妹,他们两人加起来,一年也赚不到五千块钱!

“你们来干什么?”

听到外面王飞的声音,王小翠从屋子里走出来,向王飞问道,“小点声,别把小薇吵醒了!”

“呵呵,我的亲姐啊,你还真把那野丫头当成自己的孩子啦?”王飞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这个弟弟,你也没有这么上心过!”

“这破房子也能住人?”林洁则一脸嫌弃地看着这塌了两间的土坯房,“姐,我看你还是别让孩子在这里受苦啦!实话说吧,这次托我来带孩子的,是一个大老板,家里有矿,一定会对小薇好的,你何苦呢?”

“姐,要不这样!”

王飞又说道,“五千块钱,我给你三千,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想翻盖这房子吗?正好差不多!”

见王小翠不说话,王飞又说道:“我再和我妈说说,让她多给你带点嫁妆,你看怎么样?”

“王飞,你就死心吧!”叶天星道,“不旦你姐不答应,我也不答应!”

“叶三,我跟我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王飞瞪大眼睛,“别忘了,你只是个倒插门的女婿,没资格管我们家的事儿!”

“就是,窝囊废!看那怂样,真让人恶心!”

林洁挽着王飞的手,也帮腔道。

“王飞,林洁,你们说什么呢?”王小翠说道,“不准你们再这样说!你们走吧!反正我不会让小薇跟你们走!”

“哟,王飞,你看你这姐姐,还没嫁人呢,就护上老公了。还真当自己是王家大小姐呢!”

林洁阴阳怪气地道。

“林洁,你......”

王小翠又羞又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这姐姐,天生受穷的贱命!”王飞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们就别难为她了!”

说着,王飞就挽着林洁的腰向外走去。

这时,叶天星忽然冷冷一笑,说道:“王飞,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姐夫,但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我还是有句话要提醒你!”

“什么话?”

王飞说道。

“自古戏子无情,***无义。”叶天星道,“你小心你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

王飞微微一愣,不知道叶天星说的什么意思?

不过,这时林洁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忽然板起脸骂道:“你个死废物,胡扯八道什么呢?你跟老娘说清楚,谁是***?”

“谁是***谁清楚!”

林天星淡淡地道。

林洁面相上带着呢,桃花眼中风流魂,水蛇腰上死鬼多,这林洁虽然叫林洁,但是并不干净。

“王飞,你看他,这是个男人说的话吗?”

林洁立刻不干了,向王飞怒道。

“叶三,你他么欠揍!”

王飞一怒之下,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一巴掌向叶天星脸上扇去。他这些年在镇上混,也算是一号人物,给录象厅看场子,手底下也狠辣非常,昨天的一脚,实际上就是要了叶三的命。

若是论打架,就是三个叶三,也不是他王飞的对手。

不过,他一巴掌打上去,却直接落空了,接着就感觉手腕被一副铁钳夹住了一样,刚想挣脱,手腕就像断了一样剧痛无比,不禁让他惨嚎一声,连忙叫道:“叶三,你敢?敢......赶快松手!”

叶天星两根手指紧紧扣住王飞的手腕上的脉门,让王飞又麻又疼,脸上却笑着说:“我的小舅子,你最近火气不小啊!这脉像不稳,是不是你腰上,还有大腿内侧经常有些痒啊?”

“叶三,唉,姐夫,你先松手!”

王飞这时连声叫道,听到叶天星的说法,忽然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

叶天星拿着王飞的手腕轻轻一送,王飞就蹬蹬蹬后退几步,幸好有林洁扶着,否则就要摔倒在地上。

“我刚才给你把了把脉!”

叶天星擦擦手道,“我劝你赶紧跟这个女人分手,然后去镇上好好查查,否则你必定会后悔!”

“为什么?”

王飞诧异道。

“因为她有病,你也有病!”

叶天星笑道,“这个,不用我说得太明白了吧?”

“你......胡说八道!老娘有什么病?”

林洁一声,气急败坏的向叶天星骂道,“你一个臭要饭的,也会把脉看病?我信你个大头鬼!王飞,我们走!”

王飞却是有些犹豫,阴着一张脸,但是还是被林洁拉着走出了院子。

“叶天星,你说,小飞小洁,他们真的有病?”

这时,王小翠有些迷惑,又有些担心的向叶天星问道。她己经相信叶天星是中医世家传人,自然也相信他会把脉看诊。王飞和林洁虽然对她并不好,但是她却是菩萨心肠,看不得他们有事。

叶天星看王小翠的样子,就知道王小翠在想什么,他淡淡一笑道:“没事,我骗他们的!”

王小翠这才松了一口气。

被王飞和林洁这么一耽误,时间己经不早了。农村的大集一般都是一上午,中午的时候就要散集了。江安把小薇托付给王小翠,拿上那五块钱两角钱、粮票还有劁猪刀,赶集去了。

王小翠站在院子里,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这时候她才震惊的感觉到,叶三是真的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老实巴交的窝囊汉了。

“叶天星......”她喃喃道。

不过,她想了半天,还是不能明白,他怎么仅用两根手指就让一向打架斗狠的弟弟惨叫出了杀猪声?

想着想着,面纱下面,她噗嗤一声笑了。那一刻,树上的知了似乎叫得更加响亮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