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墨白萧韶垣是什么小说 娇甜世子妃每天都在崩人设墨宝非鱼

2021-09-30 06:00

娇甜世子妃每天都在崩人设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娇甜世子妃每天都在崩人设》由知名作者墨宝非鱼著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墨白萧韶垣,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现代通灵大师墨白穿越成了尚王朝萧太师的嫡女,原主是个妥妥的受气包,被重权亲爹推入火坑,被无情王爷冷落禁足,被白莲花侧房陷害受难。以前原主受了多少苦墨白不想追究,可现在她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气.先是给白莲花下马威,又休了无感的王爷,逃出王府,断绝父女关系,开始降妖伏魔之路。顺带拐了个病娇世子爷,夫妇齐齐逆袭走上人生巅峰。

《娇甜世子妃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六章 和姨娘的交锋 免费试读

“是郑丞相拐来的少女,他在这里做地下交易,每个月都会将一批少女卖给青楼,从中谋取暴利。”

墨白没想到那郑丞相竟然背地在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她踩上台阶,对里面那个女人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丞相府上的人。”

那女人警惕得追问,“你是谁?”

墨白心里有顾忌,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从外面来的,你们里面总共有多少人?”

“二十人。”

这么多人,郑丞相都是从哪里拐来的,而且竟然能不露一点风声,看来这利益的背后牵扯了不少人。

现在是白天,显然不是救她们的好时机,只能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

“晚上子时,我会来救你们,你们只要养好精神等着我就行。”

听到墨白的话,那个女人半信半疑,“你说的是真的?”

“我没有必要骗你,你们若是信我,就等着我。”

这里走水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了郑丞相那里,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就会来,在他来之前她必须马上离开。

“好。”

得到那个女人的回答,墨白才对了了说道,“我们先走。”

她走到前门,果然见到了郑丞相和安秋平。

安秋平正四处得找人,一眼瞧见她,大步流星朝她走去,脸色不悦,“你不是去找狗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墨白看了他一眼,心里不确定他知不知道郑丞相暗地里做的事,前思后想还是将这个秘密压了下去。

朝身后打了个响指,了了便走到墨白脚下,用头蹭了蹭她的裙子。

安秋平见到它,心底一阵惊讶,她竟然真的收服这只狗,这女人,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

除了安秋平,郑丞相也十分好奇,走上前拍马屁道,“王妃果然不是一般人,竟真的将这只桀骜不驯的狗治得服服帖帖。”

因为郑丞相背地里做的事,墨白对他十分厌恶,径直对了了道,“我们走。”

郑丞相不明就里得看着墨白走远,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对他这个态度了。

安秋平见墨白走了,也不打算再多留,“郑丞相还是去看看火势吧,本王告辞。”

“恭送安王爷。”郑丞相急忙作揖礼。

等他走远,身边的管家才出声,“老爷,那边奴才刚刚去看了,并没有烧到。”

暗暗松了一口气,幸好没事,要是出了什么事,他的钱就没了。

墨白一个人坐上马车,将了了也抱上去,正想让下人启程回府,车帘却被人掀开。

安秋平的脸赫然出现在眼前,看到他,墨白没好气道,“我现在要回府,你快点让开。”

怎知他是听不到墨白的话一般,正想上马车,墨白见状急忙教唆了了,“你要是敢上来我就让它咬你。”

了了闻言,张大嘴,露出它的尖牙,安秋平担心它真会发疯,毕竟它不是人,不会忌惮他的身份。

“萧筱,本王是给你脸了,竟敢一次次对我出言不逊。”

语气里难掩他的愤怒,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你放心,我这人说话一向算数,既然这狗已经要到,我也不会再留在府里招你烦,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回娘家,你满意了吧。”

她说完便将车帘拉了下去,吩咐马夫离开。

安秋平怔怔得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墨白的话还在耳边,她说要离开王府,不知是故意与他闹脾气还是真的想回娘家诉苦,不过按萧韶垣那个重利轻情的人,恐怕只会讲她劝回去。

因此他也不将墨白说的话当一回事,而他不知道墨白确实是要回娘家,但却不是回去诉苦的。

将了了带回安王府见狼祁,和它们依依不舍告别了几句,和浣汐道别。

听到墨白要回娘家的消息,浣汐始终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她虽说是萧韶垣的嫡女,日子却过得比丫鬟还苦。

萧筱的生母是诸侯淮北王张砚忠的妹妹张焓,当年她对萧韶垣一见倾心,不顾张砚忠的反对和萧韶垣私奔,和亲哥哥闹翻。

本以为可以从此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却没想到成亲后的萧韶垣像变了个人,对张焓的态度大不如前。

不仅对她冷眼相对,还肆无忌惮得娶小妾进门。

张焓怀胎十月的时候,他更是未曾过问一句,直到她生萧筱的时候难产,稳婆问他保大还是保小,他毫不犹豫得选择了萧筱,因此萧筱自一生下来就被别人说晦气,克死了自己的生母,萧韶垣对她也并不疼爱,才会将她嫁给安秋平。

“小姐,你既然是要回太师府,那就让我和你一同去吧。”

墨白摇头,“不必了,你留在这府里吧,或者去你想去的地方。”

浣汐怔了怔,“小姐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要让我走?”

这个丫鬟虽然墨白对她没什么感情,不过浣汐对萧筱却是真的忠心,也不想将她束缚在这里。

“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在这里受气。”

“小姐,你是不是想不开了?”

“我待在这里才是想不开,行了,晚上等王爷回来你就将我昨天的信转交给他,然后你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那封信确实在浣汐手上,只是她不知道信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离开王府之后,墨白便径直去了太师府。

府里的下人见到她,像见了瘟神一般匆忙躲开。

墨白瞥了他们一眼,往旁边的青香亭走去。

以往这个时候,萧韶垣宠爱的小妾夏容应该会在亭子里赏荷花,到了亭苑,她果然站在护栏边,身边还围着几个丫鬟,不时拍她的马屁,逗得她笑逐颜开。

“姨娘的兴致真不错,不知是在赏花还是赏佳话?”

她突然的一句话,让夏容嘴角的笑容僵住,看到墨白走到她面前,脸色突变,“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姓萧,你说为什么?”

其他的丫鬟感觉到气氛一瞬间紧张起来,都纷纷退到一边,不敢说话。

墨白倒好,自顾自得走近夏容,看着满院开得正盛的荷花,发出一声感叹,“这荷花真美,就像姨娘一样美丽动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