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特路西陶德 特路西陶德目录

2021-09-30 09:00

御龙使者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特路西陶德的小说就等着你来看了,小说情节可以说一波三折,让人欲罢不能。他血统高贵,但不受待见。他想积极学习,但老师只对长生不死和创造生命情有独衷。佣兵公会五百年来高居榜首的SSS级任务猎杀对象,与他们家族密切相关!

《御龙使者》 第五篇令类魔宠 免费试读

太阳渐渐西斜,一缕金色的阳光穿透林间的缝隙落下来照射在化作一滩肉泥的平凡身上,突然之间这团肉泥颤动了几下诡异地向上隆起,渐渐的又还原成了人形。缓缓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体,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之处,平凡这才松了口气,暗道好险。

平凡这次可以算是因祸得福了,当时他力灌双掌切开巨型史莱姆钻入它的体内,史莱姆的血液有一丝感染了他被蓝色飞行史莱姆咬破的伤口,从而引发了基因突变,这种突变和被疯狼咬伤变成狼人,或者是像电影里那个被蜘蛛咬了变成蜘蛛侠的基因变异一样。

史莱姆的血液中蕴含的基因能量快速的在平凡的血液之中扩散使得他得他的血液首先发生了异变,当他从史莱姆体内钻出来的时候异变完成了,一股强烈的寒意从血液之中迸发出来,瞬间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了,随后是骨胳也被瓦解重新组合,除了大脑被精神力包裹住没有化之外全身都化成了一堆肉泥滩在地下。

这下平凡心中一凉,心说完蛋了,这回死定了!正在这危急的关头,他体内的那颗魔核发出强大的能量来灌入七芒星阵之中,七芒星阵催动能量冲出七道热流和进入体内的异种血脉相抗衡,这股热流流过之后,进入平凡体内的那种奇异血脉以及他体内筋脉之中贮存的真气竟然奇迹般的融合了。

融合之后的真气开始自动在平凡体内按照七芒星的形状规迹在平凡的身体中运行,一个周天之后,内息与外气沟通,天地之间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进入平凡的身体,随着能量的增强,平凡查觉到那颗魔核如同心脏般的在一下下的跳动着,而且在跳动中不断的涨大,涨大到有随时暴列开来的危险,可是他对此却只能干着急没有任何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从七芒星阵中发出的能量终于冲开层层阻碍到达的大脑的位置,与大脑的沟通一被冲开,平凡的精神力立刻运转起来在眉心穴形成一个小漩涡,在他体内狂暴四虐的能量都被这个漩涡牵引过来吸收了,等到体内杂七杂八的能量被吸收怠尽之后,平凡觉着自己脑子里又多了些什么。

他刚刚想到要恢复人形,身体立刻自动重组变成了自己原来的样子,摸摸自己的手脸,一种恍如隔世的心情油然而生,做人的感觉只能用一个人来形容——好!

高兴了一阵子之后,平凡心里一动,猛然间他想到那个被毒蜘蛛咬了的蜘蛛人因为被咬了有了异能,自己会不会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了呢?他仔细检查了一番,最后随着意念的流转,他的身体渐渐变形,直至最后变成了一个头魔狼的样子,不过这条裂着嘴傻乐的魔狼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土狗,而且是一只掉光了毛的土狗,一点儿狼威都没有。

再次恢复人形,平凡脸都要笑烂了,这会儿他觉着自己就像那个“得福”牌的巧克力!得福!绝对的得福!万万没有想到身体重组之后会多了这个技能,自己这下跟孙猴子一样会七十二变了!

正试着不断的变化着身体适应新的能力,身后传来啾啾的鸣叫声,平凡回头一看,是那只发着金属光泽的史莱姆在望着他轻鸣。

平凡打量了一下它奇道:“你怎么还留在这里?”那只奇怪的史莱姆啾啾轻鸣着冲平凡点头致谢,它的头顶上那只仅有巴掌大小的金色史莱姆瞪着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身体学着平凡的样子变来变去,一副很好玩儿的样子。

把头顶上的金色史莱姆推到平凡的跟前史莱姆妈妈冲他啾啾叫了几声,平凡皱着眉头奇怪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史莱姆妈妈啾啾的叫了两声,身上化出两根触手来指了指平凡又指了指那个小不点儿,这下平凡有些明白了,他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收养它?”史莱姆妈妈啾啾叫着两根触手来回比划了半天,平凡越看越是糊涂,心说看来不但要学外语,学会哑语也很重要哇!不知是你的智商太低了比划不明白,还是我的智商太低了看不清楚,总之我越看越乱的慌!

他低头看了看那只金色的史莱姆,心说这个小东西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我收养它也无所谓,就当积德行善好了。所以他摆摆手道:“好啦、好啦,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替你照顾这个小东西的。”

史莱姆妈妈听完眼中露出感激的神情,它啾啾的向着那个小不点儿鸣叫着,小不点儿也啾啾的叫着,看意思是史莱姆妈妈在吩咐小不点儿什么,两只史莱姆啾啾叫了半天,最后史莱姆妈妈冲平凡感激的点点头,随后它嘴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随着它的叫声一阵青光闪过,它胖胖的身体渐渐浮了起来,浮到半空中在平凡的头顶盘旋了一圈儿之后,它啾啾叫了两声猛然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

平凡惊讶的下巴差点儿掉到地下,等到那只史莱姆消失不见了,他这才喃喃说道:“这是什么东西!真的是史莱姆吗?长的怪形怪状的,还会飞、会魔法!”

摸着下巴琢磨了良久,平凡作了大胆的假设,暗照老套的情节,这种故事一般是这么个原因:这只史莱姆妈妈应该不是黑暗魔林里的生物,亦或住的极远,它应该是带着宝宝出来散步,或者是路过这里突然生产了,但是以它的能力不能带着幼崽飞走,所以就把自己当了奶爸。

甩甩头把脑袋里乱七八遭的想法丢掉,平凡把地下闷闷不乐的史莱姆宝宝捧起来摸了摸它的头安抚了一下它,史莱姆宝宝啾啾轻鸣了两声,爬到平凡的肩膀上化作一个细细的项圈儿挂在他的脖子里,平凡知道这会儿它心情不好,所以也不再跟它废话,辩别了一下方向快速向丛从外面蹿去。

寻路找到魔猪的地盘,来到自己的狩猎区,竟然有两头魔猪着了自己的道了,可惜这两头魔猪已经臭掉了,平凡心说看来我这次在黑暗魔林的待的时间可不短。他只好猎了些山鸡、魔兔之类的猎物,又打了一只三角魔羚出了丛林往回赶。

当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借着蒙蒙的星光他看到门口母亲在眺望着,平凡心里一热,加快速度来到门前。

平凡迎上来轻声说道:“妈妈,我回来了。”丽姿夫人见平凡回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疼爱的看着儿子点了点头道:“回来就好。”虽然她的话不多,但是平凡能够感觉到这其中那浓的化不开的慈母疼爱之情,他扬了扬手里的猎物笑道:“这次有些事儿耽搁了,只猎了些小东西,不过也够吃几天的了。”

丽姿夫人看着他楞在那里一脸的愕然,接着眼泪缓缓的滑落了下来。平凡这下慌了手脚,忙把手里的猎物丢下轻声说道:“妈妈,对不起,我害你担心了。”

听他这么一说,丽姿夫人脸上露出发出内心的笑容,但是眼泪流的更欢了,这是激动的眼泪!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笑,还会说对不起。平凡不知所措的看着她,丽姿夫人伸手轻轻摸了摸平凡的胳膊说道:“小凡,你笑起来很好看,妈妈没想到你会笑,更没有想到你会道歉。妈妈现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平凡楞了一下,随着功夫的精进,他那种因为修练生出的隔绝世俗、斩情绝欲、断绝六贼、漠看众生的孤傲也收敛了大半,所以才会把心里最纯真的感情流露出来。

轻轻擦去母亲脸上的泪花扶着她回到院中,平凡把猎物拿到厨房放好。回到正房,丽姿夫人借着灯光仔细的看着他,平凡让她看的慌了神了,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衣服不太合身没什么不对的地儿啊!

丽姿夫人过来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说道:“小凡长的真快,这刚十几天的功夫不见就长高了一头。”平凡不想多做解释,有些事情还是不说的好,所以他听了并没有说话。丽姿夫人习惯了儿子这种寡言少语,所以并不以为意,她轻声对平凡道:“饿了吧,我去拿吃的。”说着她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

功夫不大丽姿夫人就端来了一大盘子的炸鱼,还有一盆肉和一摞面饼,平凡也是真饿了,这些日子他懂米没打牙,因此老实不客气的吃起来。

刚吃了两口平凡就停了下来,丽姿夫人看了看他紧张地问道:“不想吃这些吗?想吃什么跟我说,妈妈给你做去。”平凡冲她摇了摇头,他伸手把挂在脖子上的史莱姆宝宝拽了下来。

史莱姆宝宝变成原形冲平凡啾啾叫了两声,平凡取了一块肉喂给它,这个小东西凑过去闻了闻啾啾叫了两声躲开了。平凡很奇怪,心说这小家伙怎么不吃肉啊!史莱姆不是什么都吃吗?难道是因为它太小了,得喝奶吗?可是我没听说过史莱姆也产奶啊!

丽姿夫人惊讶的看着小东西道:“好奇怪的史莱姆,你从哪里捉来的?”

“是在黑暗魔林里无意捡到的。”怕母亲担心他并没有说实话。

“金色的史莱姆,摸起来好像是金属做的,这样奇怪的小家伙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丽姿夫人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说道。

丽姿夫人一摸它,小东西吓了一跳,快速的逃到平凡肩上去了,逗的丽姿夫人笑了出来,平凡也很少见母亲笑,见她笑了不由心里也感慨了一下,心说现在我功夫初成,以后要对她好一点儿,另外最好给她找些宠物来作伴。心里想着看了小东西一眼不再理它,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了再想它吃什么吧!

吃饱了之后平凡回到自己的房中,把小东西丢在床上,他把自己短了一截的衣服脱下来丢在地下,从柜子里找了两件穿上,原来挺宽大的衣服他现在穿着也小了,看来这次是一下子长的一大截。

穿好衣服之后平常把床底下的大箱子拿过来打开,这次从黑暗魔林里又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他刚把箱子打开,突然就听啾啾的两声欢叫,光影一闪,那只金色的史莱姆跳到了箱子里头,它一口就咬住了一个东西吞了下去。

平凡看的真切,这个小东西吃的是放在箱子一角的一堆魔核,这些魔核都是从那些魔兽身上取下来的,大部分都是三、四阶魔兽的,还有些是五阶的,那个小东西很是识货,它不吃那些三四阶的,把箱子里为数不多的几颗六阶魔核给吃掉了一颗。

吃掉这颗魔核之后它啾啾叫了两声又回身把箱子里的一块珍贵矿石给吃了,顺带着还吃了平凡的两枚金币,吃完这些之后它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看了平凡一眼就趴在那堆魔核上睡了。

呆楞楞的看了它一会儿,平凡苦笑了一声道:“你倒是识货,吃的都是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东西!看来以后要养你的话我得多弄些魔核和矿石才行!”说着他把箱子盖上推回床下开始盘膝调息。

气行十二周天之后平凡收功准备休息,他无意间抬头一看,就见母亲那屋还亮着灯,平凡来到她的窗外往里看看,灯下丽姿夫人正在一针一线的缝着什么。她的脸上带着浓到化不开的温柔,神情专注于手里的那件东西,嘴角含着一丝笑意,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平凡有心劝她早点儿休息,可是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深深看了母亲一眼悄悄转身回房了。

躺在床上想着当年那个阴了自己的家伙——那个自己应该称之为师傅的男人说的话,平凡心里一阵茫然,他说自己是天煞孤星降世,出生之时又恰好是戌戊年闰五月十五午时,自己把五个“五”字都占全了,说自己命相恒古难寻,天煞孤星降世,杀破狼的命格,又是九阳归藏的绝脉,除非自己能逃到另外一个世界,否则终生太岁照命,诸事不宜,爱谁谁死、恨谁恨亡,属于那种顶风臭八百里,埋地里头臭三千家的那种类型。

如今自己绝对算是逃到另外一个世界上来了,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天煞孤星,和杀、破、狼三星,不过自己夜观了十几年的天相,好像没有找到自己所认知的任何一颗星或者一个星座。这样算来自己不会爱谁谁死,恨谁谁亡了吧?

胡思乱想了一夜,天快要亮的时候,他的房门轻轻打开,丽姿夫人捧着几件事物进来,轻轻把东西放在了平凡的床头又给他掖了掖被角,她又悄悄的退出去给他关好了门。

等到她出去之后平凡的眼睛睁开了,以他现在的修为,丽姿夫人一到门外他就惊醒过来,查觉到是母亲他没有动,假装睡着了,等她走了平凡拿起床头的东西看了看,他的眼角湿润了。

床头上放的是几件新缝好的衣服,平凡轻轻抚摸着新衣不由想起一首诗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心里翻江倒海一般的坐到了天亮,他想了很多很多,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像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在眼前划过。

原来他对丽姿夫人这位母亲并没有太多的母子亲情,有的只是一颗感恩的心,有的也仅仅是对丽姿夫人的感激,但也仅限于感激而已,从本心来讲,自从让那个师傅阴了之后,他对任何人都怀有很深的戒意,就连老妈也不例外,现在随着功夫初步练成心境的放开,平凡终于体会到丽姿夫人那浓浓的化不开的母爱。

穿上新衣服悄悄走出房来,侧耳听了听,丽姿夫人刚刚睡下不久,平凡返回屋里取了一株安神草点着了放在她的房中带好门,这可以让她放松心神好好睡上一觉。

先把昨天带回来的猎物都收拾好了挂在房檐下风干,平凡决定去采一些草药来制些养颜、美容、健身的药丸给母亲服下调养一下她的身体。

出了门沿着阿勒思河一路寻找着草药向着丛林深处行去,等走到丛林边缘的时候他背后的药篓已经装了不少的草药,眼看着就要进黑暗魔林了,这时平凡突然止住脚步,他转回头来对着一片灌木丛说道:“你们最好不要再跟着我,否则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负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