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战龙归来小说 萧云姜颐然

2021-09-30 12:01

战龙归来

推荐指数:10分

《战龙归来》中主要人物有萧云姜颐然,是盲打所著的都市小说,已上架网络。全文讲述了“一副春山伴侣图赝品而言,姚少非得欣赏,那我就给你看看吧。”画卷缓缓铺开。峦山叠嶂,万树绽青,曲栏掩映。

《战龙归来》 第3章 春山伴侣图 免费试读

董天朗没有搭理董梦涵,对萧云继续说道:“萧小兄弟要是不接受我的礼物,我也没有脸面请你为我继续看诊。”

萧云本欲拒绝,听到是唐伯虎的春山伴侣图之后,便接了过来

这趟过去何家,手中没有趁手的礼物,倒是显得不大礼貌。

若是萧云送上这幅春山伴侣图,也不算坠了萧家的名声。

董天朗又开口邀请萧云,前往董家作客,萧云客气拒绝,和董天朗交换了联系方式便离开。

董梦涵看着萧云离去的背影,气的跺脚:

“爷爷,你何必跟他这么客气,还送出好不容易收到手的字画。”

“他那一拳肯定是运气,你还要请他继续看诊。”

“真是气死我了。”

董天朗呵呵一笑:“你啊,眼皮子太浅了,这萧云小兄弟是一条潜龙啊。

董梦涵一怔,这么多年,能够被董天朗评价为潜龙的,萧云可是头一个。

“他有这么厉害吗,我看他除了帅一点,其他方面也就平平无奇嘛。”

董梦涵下意识的反驳,不想承认萧云的优秀。

董天朗看出自家孙女的疑惑,笑着解释:

“萧云那一拳,使用了内劲,这么年轻的内劲武者,必定有师门传承,论家世,不在我董家之下。”

“他能准确的一拳打伤我肺部积液,在医道上必定有所造诣,极有可能出生在医武世家。”

“你再看他性格,不骄不躁,沉稳大气,我敢断定,萧云在北境军中,绝非普通将士。”

说着说着,董天朗目光落在自家孙女身上:“梦涵,你和萧云多接触接触,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不多了。”

董梦涵哪里不明白董天朗的意思,使劲甩手:“他一副死人脸,看谁都鼻孔朝天,我才不喜欢他!”

“哈哈哈哈。”董天朗放声大笑,心里却是暗暗记住了这事。

这么优秀的年轻人,若是能成为董家女婿,那可是捡到宝了。

董梦涵暗暗咬牙,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找个机会,戳破萧云的真面目,拿回春山伴侣图。

......

萧云打了个车,前往滨海何家。

何家家主何世明,曾经是萧云父亲的亲卫。

后面何世明离开萧家从商,萧云父亲赏赐给何世明不少钱财,提点了几句。

何家别墅。

何世明带着夫人罗妍丽,还有一双儿女在门口等候。

“爸,不就是个萧云吗,我们全家在这里等他一个人过来,他配得上吗?”

何世明的儿子何元翰没好气的说道。

“对啊爸,萧家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也就你还这么郑重对待。”

何元诗也嘟囔着说道。

何世明皱眉,对一双儿女呵斥道:“没有萧家的恩赐,就没有我何世明今天,更加没有你们。”

“这要是在以前,我都得叫萧云少主,你们给我端正态度。”

“什么少主不少主的,你都脱离萧家多少年了,当年要不是你娶了我,你能混到今天吗?”罗妍丽娇媚的白了何世明一眼。

何世明打了个哈哈:“是是是,但再怎么说,也是因为萧云父亲给了我机会。”

“我进去看看饭菜做好了没有,还有,吃完饭我们就去豪景庄园,参加姚家召开的书画鉴赏会。”

“我在麻将桌上输给姚夫人大几十万,才为我们何家争取到一次参加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罗妍丽哼了一声,带着何元诗和何元翰两人回去大厅坐着。

她可不稀罕什么少主。

何世明一人在门口等候。

远处,萧云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何世明看到萧云,目光中露出激动之色,主动迎了过去,握住了萧云的手臂:“萧云,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受苦了。”

萧云心中一暖:“何叔,我不苦。”

何世明上上下下打量萧云,脸上满是欣慰之色:“像,真像,萧家有后,真好。”

“这些年你在外面受了苦,何叔没有帮上忙,现在你回来了,何叔一定不再让你受苦了。”

“快快进屋,先吃饭,边吃边聊。”

何世明拉着萧云的手臂进入别墅大厅内。

罗妍丽看到门外的萧云,冷哼一句:“什么狗屁少主,进长辈家大门双手空空,真以为回自己家了。”

何元诗和何元翰捂嘴低笑。

萧云进入大厅,对罗妍丽问了声好,便坐在餐桌上。

何世明为家人介绍萧云,询问起萧云在北境当兵的情况,萧云挑了几件小事随口应付,让得何世明连连叹息,说要好好弥补萧云吃过的苦。

“萧云,这趟回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罗妍丽笑着问道,心里提防起来,担心何世明给萧云资源发展。

“暂时没有什么打算,先看看吧。”萧云客气说道。

“哦,那也没关系,年轻人不要着急。”罗妍丽敷衍一句,心里对萧云颇为不屑。

萧家曾经的大少爷,摘去了光环,也不过如此。

一个士兵干了七年,可见没有什么能力。

何元诗和何元翰两人,看向萧云的目光带着几分轻视。

“萧云,你在北境那边谈女朋友了吗?”何世明找了个话题。

“没有。”萧云笑着回道。

“我家元诗也没有谈男朋友,你们都是年轻人,平日里多交流交流。”

何世明拍了拍萧云的肩膀,给予鼓励。

萧云看向何元诗,后者鹅蛋脸,面白唇红,乌黑头发披洒在香肩之上,单论相貌确实是数一数二的美女。

“爸,说什么呢。”何元诗不乐意了。

她要嫁的人,不说豪门大少,起码家世不能比她低吧。

萧云这个破落家族的少爷,在何元诗看来,一文不值。

撮合她和萧云,那不是把她往火坑里面推吗。

“老何,你吃饭就行,孩子的事孩子自己做决定。”罗妍丽连忙说道。

罗妍丽心里,也没看上萧云,太普通了。

大街上找个路人也就这样。

“我说什么了我,他们年轻人多交流不是蛮好的嘛。”

何世明声音大了几分:“再说了,萧云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脾气秉性什么样,我能不了解吗?”

说着,何世明看向何元诗:“元诗,做老爸的跟你说一句,你和萧云好好了解了解,准没错。”

何元诗恼火的瞪了一眼萧云,偏过头去。

“那也得看层次,今日不同往日了。”罗妍丽话中有话,故意看着萧云说道。

“阿姨说的是。”

萧云淡笑回道,不带一丝火气。

罗妍丽皱了皱眉头,觉得萧云脸皮挺厚的,要是有攀附何家的想法,还真不好打发。

“你说什么话呢,萧云和元诗要是能在一起,真要算起来,那还是我何家高攀了。”

何世明皱眉说道:“我要不是担心萧云不同意,我现在就把元诗许配给萧云了。”

何元诗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她嫁给一个士兵,居然是高攀了?

这都什么老旧思想。

“何叔,今天只吃饭,别的事还是不要聊太多了。”萧云对何世明说道。

何世明叹了口气,他明白萧云是为何家着想,不愿看到何家争执。

他说道:“萧云,你现在要是没有事做,就过来我的公司,干总经理秘书,你看合适不?”

不待萧云说话,何诗文抢先说道:“爸,我不同意。”

“我是公司董事长,你有什么同不同意的。”何世明想要打岔过去。

“可我是公司总经理,我不同意萧云做我的秘书。”何诗文极为难得的和何世明直接顶撞。

何世明脸色一黑,就差拍桌子了。

罗妍丽目光一转,说道:“萧云在北境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一些礼俗什么的都忘记干净了吧,我觉得还是得先适应适应。”

说着,罗妍丽递给何元翰一个眼神。

何元翰会意,接话说道:“对啊爸,你经常跟我说,拜访长辈要带礼物进门,你看萧云双手空空,这要是拜访客户,别人得怎么看我们。”

“或者说,萧云压根没有把你当成长辈看,一点尊重都没有。”

后面这话,说得可就重了。

何世明干生气,也找不到反驳的话,啪的一下放下筷子。

“这事就这么定了,我是一家之主,听我的。”

饭,吃不成了。

萧云拿起分酒器,给何世明倒了一杯酒:“何叔你别生气,阿姨他们说的挺有道理,我也乐意接受。”

罗妍丽面色稍缓。

何元诗冷哼一声。

“不过今天我确实带了礼物过来,只是上桌吃饭匆忙,没来得及拿出来。”

萧云放下分酒器,起身朝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去。

何世明大喜:“你这孩子,过来何叔家还带什么礼物,这不是拿你何叔当外人么。”

“头一回就算了,以后何叔家就是你家,别这么见外了。”

罗妍丽三人脸色顿时难看下来。

刚才不拿出来,现在拿出来,这不是存心打他们脸吗。

萧云取出木盒,走回餐桌这边。

“不会是什么吃的东西吧,我跟你说,现在物流便捷,北境那些特色我们这边都可以买到。”何元诗挑剔说道。

“不是吃的。”

萧云双手托着木盒,递给何世明。

何世明一脸美滋滋,把木盒放在餐桌上,没有打开。

“爸,打开看看是什么呀,你送礼的时候总是说,礼物贵重代表了诚意厚薄,我挺好奇萧云送了什么东西过来。”何元翰挑了挑眉头。

“我送礼给别人那是走关系拉业务,萧云在我心里就跟亲侄子一样,那能一样吗。”

何世明瞪了何元翰一眼。

在何世明心里,能收到萧云的礼物就够了。

证明萧云心里有何世明存在。

一份心意足矣。

至于说价值,何世明也没指望萧云能送什么好东西。

以何世明如今拥有的财富,一般的好东西也看不上。

“萧云在北境日子过得挺苦的,能带一份礼物已经是有心了,咱们家也不用强求太多,你说是吧,老何。”

罗妍丽开口帮忙说话。

只是这话,那是怎么听着怎么刺耳。

何世明被挤兑的脸色难看,自己抿了一口酒。

“萧云,你说说你送了什么礼物吧。”何元翰对萧云说道,脸上带着轻佻的笑容。

“一幅字画而已。”

萧云淡淡说道。

何世明眼睛一亮:“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连我这个爱好都知道,不枉我小时候疼你。”

萧云微微一笑。

“街边摊贩那里买的字画吧?”何元翰更不乐意了,这次没有丝毫掩饰内心的鄙夷。

“不管哪里买的,礼轻情意重嘛。”

罗妍丽笑眯眯说道:“萧云在外面日子过的清苦,能送出一份礼物,已经够不错的了。”

    “对吧,萧云,不过阿姨还是很好奇你的字画到底是啥?”

    罗研丽眯着眼,一脸的狡黠。

    萧云抿了口酒,放下酒杯,开口道:

“唐伯虎的春山伴侣图。”

    啪嗒,罗研丽的筷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推荐阅读: